Nov
2004
24

鋼琴課

病了數天,大部份時間都是躺在床上,睡一會沒睡一會的渡過了兩整天。

晚上是 Frontline 的分享會。大部份歌手都病倒了,其中一位歌手的丈夫上週末進了醫院,昨天做了一個手術,今早又做了另一個手術。

我心裏很是驚恐,有點不安。

以至,往鋼琴課的路上,心緒不寧。

就算今天的日程排得如何緊密,我需要上這一課,好讓自己舒一口氣。
我需要彈琴時的那份專注,讓我可以暫時放下分享會的事。
我需要快快樂樂的練習,也跟老師開心的胡扯,以至我能繼續。

拍子機響起,如常的彈錯了數個小節。
集中精神,來!

一口氣把那新曲子彈了一遍。

老師在我的 little red book 裏,用鉛筆寫了一個 Good。

感動得想掉眼淚。
就像幼稚園老師蓋白兔印在功課上一般的激動。

我拿到了老師給我的第一個 Good。
我想,我會快樂很多天!

多謝老師容忍了那麼久,我今天才知道以往彈得那麼難聽。
辛苦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