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004
3

陳綺貞

Concert ticket of Taiwan singer-songwriter Cheer Chen's San Miguel Wild Day Out @ City Dancer, HK.

她是我很喜歡的歌手、結他手、音樂人、作家。
她是我很喜歡的女人。

看著聽著她由學生歌手年代,變為全職的音樂人、藝術家,就好像跟她一同長大般。年輕時,喜歡聽張洪量,也是喜歡看著他逐漸成長成熟的過程。看著自己喜歡的歌手不斷發掘並擴展聲音、音樂、影像、錄像、題材、文案的可能性,就像有個活生生的老師坐在你身邊跟你一起經歷生活的高與低、廣與深。

昨晚,跟好友去看陳綺貞的 Wild Day Out。

我們的位置很後,卻坐在扶手位上,居高臨下,拍了很多精采的照片。
台上的綺貞也能清楚看見我們這班小女生,常常跟我們說話打招呼。

沒想過她就這樣拿著一柄木結他,(是啊!還是橙紅色那個。)簡簡單單的坐在台上,由第一首歌唱至最後一首。大家都好安靜的聽她唱,跟她對話,就像老朋友見面聊天般。

她的結他彈得很酷。
沒有了其它樂器,曲子沒有因此變得單薄。

她用心的彈,用心的唱。
用心的跟我們在交流。

漸漸的,我們開始輕輕的和著唱。一首又一首,熟悉的,不熟悉的歌,大家都唱得很溫柔,就像綺貞那麼溫柔。我們都喜歡她的音樂,不會像狂迷般亂叫亂跳。作司儀的後來說,他從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和唱,都不走音呢!其實,不單止不會走音,我們還會唱所有的和唱,綺貞沒有唱的,我們都唱,哄得她只懂笑,都唱不下去。

一首接一首,她感動得終於唱不了,一段 chorus 就只能唱第一句,然後,手也停下。我們沒有停下來,她稍稍回過神來,就繼續彈,聽我們唱。

我記起早年她在九展的演唱會,我們把她弄哭了。
她說,從來都要求自己不可站在台上哭,但真的沒有辦法了。

這次她也哭了,朋友們都拿紙巾給她。
看得我也好感動。

能夠一直做自己的音樂,賺到足夠的金錢,可以隨心的買自己想要的東西,有一大群支持自己的歌迷分享她的音樂和生活,又那麼愛護自己。

做音樂的朋友曾跟我說,出碟、做歌的感覺很不實在,縱而你可以拿著那片唱片在手,卻不知道有沒人會聽,有誰人會聽,聽完會有甚麼感覺。其實有好些時候,這些懷疑與質疑可以叫我們變得神經質。綺貞的一篇訪問中曾說過,做碟的時期,尤其是剛轉換了新的工作環境,沒有合作多年的夥伴幫忙,她覺得前所未有的孤單。那種進退失據我真的好明白,唯有透過質疑自己所作的,才感覺踏實一點。又因為實在太重視所作的,很容易鑽牛角尖變得更神經質。就算發了片,這感覺也不曾停止。

有一天,綺貞在往牙醫診所的路上,帶著耳機聽那專輯(就是《groupies》囉),她才驚覺,原來她做了一張讓自己那麼滿意的專輯。

綺貞,我都明白啊!

這兩年我都活在這些起起落落的情緒中,時而質疑,時而欣賞,翻聽又翻聽,熟得不能再熟,就是要確定自己做的感覺是對的。都在期待有那麼一天可以沒有壓力的坐下來,用心去聽去感受,那種滿足感,我還未找到別的東西可以代替呢!

下一步,我想會是在台上體驗跟朋友互動的快樂。
在台上一直都是唱別人的歌,我想跟唱自己創作的會很不同。
在台上演唱跟錄音室又會很不同,尤其是我跟朋友是唱 group singing 的。

要快快的拿起結他,寫點樂章,讓自己感動一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Comments

  1. 願你先被感動,再感動我們。
    期待你的樂章。

    Reply

  2. 認識陳綺貞只有三數年,是從電視看見她的現場演出,自彈自唱,很輕鬆、很自在、很親切、也是很有台型的民歌手,很令人羨慕和欣賞!她的歌聲更給我帶來很遠的回憶、很舒暢的感覺,真的很享受她的歌。也很高興從妳的文章內,讓我對她有更多的了解。不知道何時我才能有機會在香港現場聽她的歌呢?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