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5

觸碰

Touch(觸碰)
Touch(觸碰)
Acrylic on Canvas. 36″ x 24″. March 2004.
Painted by Schu. Used by permission.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ords Unspoken

20010911 026 Evian @ Travel Bus前路被大霧圍繞,坐在公車裏,從這錄音室趕到那錄音室,又是一個寒冷的晚上。

載著隨身聽,找了個位置坐下,不知不覺,倒在窗畔。那首歌曲很柔和,像在飛行,我,昏昏欲睡。

歌詞劃過腦間,那時,剛經過舊機場,霧還是那麼濃,只看到昏黃的街燈。公車隨著音樂在滑翔。

是舊機場讓我想起那天,從法國前往瑞士的路上,接到弟弟的電話,跟我說國際大事。

客機斜斜插在世貿雙子塔。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的快樂絮語

這兩個月是很混亂的日子,我的舊工作掉了,便趁著未找到新工作的日子,嘗試全時間做兼職看看能否維生。但實在太忙亂,睡眠不足的我,心情很浮動。就算正在經歷人生裏很快樂很重要的事情,叫我可以常掛笑容,但總體來說,不快樂的感覺仍比快樂多。

也沒想過在這時候,要寫「快樂」。

當 Elaine 常在部落裏寫「快樂」,我想我在 Dream a little dream 比較多寫「不快樂」,就算不是「不快樂」,但仍然不是「快樂」。朋友不時都會寄電郵給我,看看我為甚麼寫得那麼沉鬱……

全文請參閱 互動寫作實驗:尋找快樂

延伸閱讀:
寫寫畫畫
快樂絮語

 

距離

20030127 Pattern

我在尋索,一個跟你適度的距離。

我相信向心力,人與人之間總渴望能靠得更近,我們從心底裏渴望親近和彼此存在的溫度。

我卻被離心力拉扯著,我怕我們的距離太近,讓我們都失去了自己。

我們談話,分享生活的瑣事,但卻觸摸不到對方的心,不敢觸碰,怕太冷了,太寂寞了。

我們各自的在說話。

我學習聆聽你的說話,學習適度的回應,學習全神貫注的與你共行。

但,當我在寫「快樂」,甚至每天每刻都在經歷快樂幸福的感覺,卻不知道身邊的你背負重擔,而你,輕描淡寫訴說著生活的無奈。日子還是每天的過,不快樂也得繼續過。

我的心,有點落空。

最後我找到勇氣,承認自己的限制,承認自己其實夠薄情,承認自己的心其實很野,也很壞。認清了自己,便起步出發,好好的活。

深願朋友們都過得好。

 

Blogging

Blogging 是科技利民的例子,透過免費或廉價提供 blogging 服務及網頁代存的公司,網民開設網站的門檻大大降低,讓資訊不至被一小撮人壟斷,使普羅大眾也能共享互聯網的好處。入門用家選用網站提供的數個預設的介面,進深用家更能投放更多個人元素在網誌裏,小至貼圖貼相加瀏覽人數統計,大至將整個網誌改頭換面,甚至將數個網誌綜合成獨立網站,blog 的可塑性比我最初接觸時的印象更為廣闊。

每天瀏覽朋友的網誌,看他們的消息,也跟網友們互動。有朋友的網誌是用意大利文寫的,就算一個字也看不懂,照舊每天去看看,知道朋友還在寫就已經很安心。就算久久沒有新的文章,仍然堅持每日到訪,那份毅力是看其它網站沒有的。我想是網誌在技術上大大減輕了用家維護網站的工作量,使用家能更集中的思考和寫作,以至產量質量有更多空間去提升。

互動性亦是 blogging 技術引伸的特色,用家在 blogging 網站內都擁有獨立身份,透過 hyperlink、comments、trackback 和合寫網誌建立一個又一個的社群,這些社群的建立是自願和自發的,有著不同因素(如語言、網誌內容、寫作風格、網誌整體風格等)將不同地方的用家連結起來,這些都是網誌吸引著我的地方。

Blogging 的分享內容由文字立體化了,圖象、照片、聲音、音樂、短片,甚至有些網站提供手提電話上載網誌內容(包括多媒體內容),資訊的即時性被體現了。就像南亞海嘯發生當天,有不少網主透過這些技術將災區情況即時上載至網誌,借助互聯網轉貼和連結的威力,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便被發放了。

是否 blogging 的存在,就能造就大量優質的網誌呢?

我曾跟一網友傾談,她的網誌瀏覽量很高,這兒不少讀者也是從她那邊連上來。她不是修電腦的,但版面卻弄得有聲有色,我問她是如何弄的?

她的答案,讓我思考了很久:「我放了很多時間在那兒。」

投放時間心血,用心的生活,我們才有內容可寫可分享。

最近忙碌的工作,讓我明白到生活太過疲累,是個惡性循環,能使人不能自拔,繼續迷倒於工作堆中。

盼望我這小小世界,不至於荒廢。

 

短聚

每個週末都必定忙得人仰馬翻,那是錄音的熱門時段,特別在趕工的日子。

平常日子的晚上,我的排序仍以錄音為先。
探戈、飯局及其它活動,包括跟家人相聚的時間,都放下了。

最近開發了星期日中午時段,跟朋友來個午間小聚:跟她們吃午飯、喝下午茶,讓大家共享見面和表達關心的機會。雖然隨後即時要重投工作,心裏還是很雀躍。

朋友,我很珍惜昨日跟你相聚的時光,也感激你跟我四處逛,滿足我偶發的購物慾。還有我們之間的小故事,我會好好的收藏在心裏。

 

半天假

終於得到半天假。

沒有睡得不知所謂,只是不用記掛調校鬧鐘,起床時可以懶洋洋一點。

在家裏做了一點家務,吃過飯,發了一會兒呆。見錄影機沒人佔據,便上 Dick Grove 第二課。

他剛跟我重溫完上課的內容,媽媽接到電話,說親戚正前來拜年。我的假期吹了。

當然,跟他們聚聚,也很快意。

希望明天是全天假,雖然要完成錄音室的工作,但我想我可以有點空間去分配時間。

最近開始重拾筆杆寫點散文,也放在這裏。

哈!這兒其實不是我的日記。
我的日記都寫在家裏收藏的本子上呢!

我會開始寫一些比較嚴謹的文章,希望可以鍛鍊一下腦袋和心靈對話。我還應邀參加了網友一個習體寫作 blog “More Than One”,好讓跟同道多一點交流。

沒有想過討好誰,只希望我手寫我心。
希望不至於趕客吧!

朋友們,祝新年好!

 

靜夜

逛了一回兒 G.O.D. 才願意回公司。從沒試過黃昏時份走在荷里活道,很多很多外籍人仕,在街道兩旁的商店穿梭。

下班時,已過了子夜。
一個女子走在昏暗的街道,特別覺得孤獨和寂寞。

怎麼會想起這些,還是多留意路上是否安全才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春天

這幾天很潮濕,無論是早上還是深夜,四處都是霧。
你看到嗎?

今天在九龍灣的錄音室工作,電腦不太聽話,總是當機。
趁機會走出錄音室舒一口氣,忽然被海水的氣味包圍。

往窗外望,那夜景十分迷人。

晚飯時,跟同工們談到那扇窗,我問他們可會從這裏看到煙花匯演。大抵在那兒工作的人從沒想過在辦公室看煙花,也沒有閒情逸致去想,他們都搖搖頭。

我望著窗外的夜景,看得出神。

我想,煙花今年會放得高一點亮一點,滿足我的小小願望。

 

Inspiration

A lovely ring I bought yesterday.  Forgive me that the photo is a bit out-of-focus.Before the recording session on Sunday, I visit the Longham Place. In a little shop called “ans”, selling bags, gloves, and accessories, I see this ring. Boom!!! Magic takes place. I know from my heart it’s the ring of mine, and it’s all about basic instinct.

You may think, it looks nice, but not that nice to buy it immediately. Actually, yes, I agree too. However I’d rather follow my instinct, and see what will happen nex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