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05
8

靜夜

逛了一回兒 G.O.D. 才願意回公司。從沒試過黃昏時份走在荷里活道,很多很多外籍人仕,在街道兩旁的商店穿梭。

下班時,已過了子夜。
一個女子走在昏暗的街道,特別覺得孤獨和寂寞。

怎麼會想起這些,還是多留意路上是否安全才是。

沿著荷里活道一直走,直至雲咸街。她從來沒留意到兩旁的店舖陳設些甚麼,眼裏只有他--其實,只有自己。家具店、波斯地毯、花店、印度餐廳,還有很多藝廊。她把耳目打開,幻想店內每一件藝術品的故事,無非是為了滿足紅男綠女紙醉金迷的夢。

沒走進蘭桂坊,就是沒有心情撲進鬧哄的人群裏。往昔總是被人群包圍著,像是天之驕女萬人迷,從不乏裙下之臣。寶如錯過了那街角,唯有繼續走。

還是刻意的呢?

那紅磚屋依舊,只是今天休業,沒有展覽,更沒有酒吧讓她回味逝去的光陰。

她盡力讓自己重投那日子那溫度,攝影展的最後一天,在那兒與他相遇。那是難忘的時刻。

沿著雪廠街一直下山,但她還未記起甚麼。明明是那麼刻骨銘心。我們有經過煤氣燈嗎?寶如伸手觸碰,冷冰冰的,她想:應該沒有來過,那時我們都喝得爛醉,沒本事走完石板路。

皇后大道,德輔道,城市的核心,晚間在休歇。這幾年都在變天,總有新的摩天大廈在建造,她想,與他的回憶應該隨著置地廣場重建消失得無影無縱。

原來,薄情的,不只他,還有自己。
連地車站要走進那大廈也忘記得一清二楚。

這城市繁盛得連車站也隱藏起來。
她自己也想躲起來。

街上愈來愈靜,眼看就要錯過尾班車,才下定決心,往文華酒店那邊走。

想念哥哥嗎?
深宵時份,還是不想比較好。

終於走進閘內,身旁擦過的年輕男女,向著美國銀行中心走去,寶如又想起一些事、一些情。

夜靜,心卻靜不下來。
薄情如我,連回憶也褪掉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3 Comments

  1. 晚上一個女子, 還是別胡思亂想好了….
    aoi

    Reply

  2. 囡囡…
    新年快樂。
    看到你的貓貓… 想念牠們。
    呀!要身體健康啊!

    Reply

  3. 姐姐
    晚上回家,都係小心安全緊要呀~~
    唔...好亦舒的感覺~~~

    DADA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