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005
27

閱讀。生活

剛看過 chor 的文章《拉雜淺談-(我讀過的)香港作者》,我的腦海很震盪,一個又一個陪著我成長的名字在盤旋。好想在這裏記下來,也看看我跟你有沒有共同的集體記憶。

我記起,小學班房門邊那個圖書櫃,小小的,還上了鎖。班主任疼我,小息時讓我獨個兒留在班房。那時候,我讀何紫

中學年代,沉迷過很偶像的袋裝書,有點不堪回首。夢醒了,那些單薄的愛情故事!始讀亦舒,我愛看她的科幻小說如短篇《蝎子號》,還有書的香氣。然後沉迷李碧華,每星期讀一本新的,很愛很愛《生死橋》,更迷上她的電影。畢華流,看過一點,同學說地理科阿蛇就是李木倫,只看了一點點。

會考年代,翻過一兩本日劇原著小說,沒甚麼癮頭,反而很喜歡看話劇劇本:演藝學院出版的差不多也讀過,陳敢權的獨幕劇,杜國威編的已屬後期;珍藏的要數東尼獎得獎作品《M. Butterfly》和很多手抄原稿/複印稿。然後,讀的只有「成尺厚」的筆記和課本,還有《南華早報》。

放榜了,急不及待買新課本。其中一本很有趣,是張系國的《棋王》,才兩天就吞了。那個暑假,看了很多他的書,斷斷續續看了兩年,把所有作品都看完。最終,那篇閱讀報告也不見得高分。二樓書店裏,張系國的鄰居是西西,但一直都不敢看,或許是那本《哀悼乳房》名字太震撼了,少女時代的我,不敢碰。

也許現在應該買來看看。

預科年代,忽然愛上中國哲學及思想史,向爸爸要錢買中國文學科的參考書狂啃。老師派發大學選科的七彩小冊,不明所以的迷信自己會進浸會學院傳理學院,不是電視電影系就是應用傳理系,當然,最後「乜都唔係」,進了科技大學唸工商管理。但那段日子,買了讀了很多次文化堂的電影書,記得的名字,卻只剩下史文鴻。啊!我還記得那本有關符號學的書……其實,那篇《棋王》的閱讀報告,我在寫符號學。哈!

唸中七,在同學們強烈要求下,英文科老師被撤換,換來了英文科主任 Ms Lo,她要我們看英文書,我們這群「中國文學班」的同學便開始看英文書。剛開始時大家都「偷雞」,看《The Little Man and The Little Miss》之類幼兒讀本,但怎也料不到愈讀愈厚,讀出味兒來。三月,班主任竟跑到英文科老師面前,懇求她下令禁止我們繼續看英文書,說要預備考試云云。最終,Use of English – Composition 的成續由會考的 D 變成了高考的 B,真的要多謝老師,不是因為成續,而是她讓我愛上了閱讀,愛上了英文科,愛上了語言學。

大學,揭了成千上萬港元的課本參考書和十分鐘至兩小時的 library reserve,自家印製的 lecture notes 和東歪西倒的課堂筆記當然不少得,microfilm 也玩過一兩次。課餘閱讀?!算了吧!可幸的,是修了兩科語言學和電腦音樂作選修,才覺得花了十多萬的大學學位有一點色彩。

畢業,卻不想找工作,便鑽到演藝學院讀音響設計及音樂錄音的科藝文憑,讀的書很廣泛,由音樂到音響到物理到電子到舞台到燈光到東西方劇場美學。除了書本,還躲在圖書館煲電影和音效資料庫,最喜歡的科目跟我現在的專業沒有直接關係:張國永老師的《燈光原理》和何應豐老師及黎鍵老師教的《劇場美學》。我常在幻想,如果有那麼一天可以跟何應豐學設計……不得了!

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中學教師,看的就是教科書數本和無數參考書,更重要的是歷年試題。

第二份工作,買了很多成功學和自我增埴的書本,包括 Dale Carnegie 系列和 Edward de Bono 的橫向思考和他那六頂帽,還有關於公司和產品的專門書籍,以預備大大小小不同的公司訓練和講座。那些書本整整齊齊的排在書架一角--封塵。

斷斷續續的做過糊口的兼職,那是香港最艱難的日子。
我才重新開始真真正正的閱讀。

讀的是黃碧雲陳慧。那時候,我擁有一個小小的陽台,舖了 G.O.D. 的毛氈,圍著軟靠墊,放滿她們的書,一本又一本的讀,用眼淚和沉默去了解、消化和沉澱。

搬回家的那段日子,每天都在忙錄音室的工作,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睡眠不足,專業知識與經驗都不足,除了工作就是不斷啃各樣的說明書和技術文件。

直至上一個秋季,我與阿根廷探戈戀上了,我才明白工作始終是身外物,為何不多點關注自己的需要呢?就這樣,在專心致意閱讀自己和舞伴細絮肢體語言的同時,我知道我需要休息、運動和娛樂所帶給我的生活空間。

我努力的讓自己「放假」,不去安排豐富節目,就這樣的閒著、呆著,讓腦袋和心靈空白。

也許會在家看電影,我才發現自己錯過了很多光影印象。
也許會看點書和雜誌,到訪不同特色的咖啡店。
也許蹓躂在大大小小的街,拿著相機捕捉城市溫度。

直到現在,我在看很多很多不同類型的書,比較多是有關有機飲食與健康,還有性格成長、兩性關係、文化研究、大眾傳媒與流行文化、室內及平面設計、音樂、舞蹈、油畫和西方美術。這星期為了工作的原故,多看音響書,尤其是有關 acoustics 的--才驚覺當年的夢想從未褪卻。

這些關於閱讀的片段彷彿道出我生命的向度,其實早在高中年代已經窺見,兜兜轉轉就是十年光陰。

幸好,在回看過去的同時,仍能理清自己心所嚮往的,努力向前邁進,那怕是多麼遙不可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4 Comments

  1. 我好喜歡讀黃碧雲、陳慧。可是往往讀完後感到很抑鬱,要好多時間才從書裡走出來。

    Reply

  2. love to read your words on Reading.
    It recalls my own expriences, too!
    Have you read the books about Enneagram? I have learned a lit from it.

    Milly (read your diary from “At this Noment”)

    Reply

  3. Milly,

    Thanks for reading.

    I did read books about Enneagram, and have attended some workshops in past. Actually I find a book called “Enneagram in Work” in Page One, and wondering if I should buy it…

    Hope you’ll enjoy your stay in here sometimes.

    Reply

  4. 妳好!先打個招呼。我很早便來過這裡,當時妳還在那基督教音樂機構工作,不過沒有留過甚麼「夢話」。今天讀了這篇文章,勾起了點點思緒-閱讀這事兒竟連繫著我們的人生!
    我會繼續常來的,保持聯絡!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