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005
10

病了,躲在家裏睡。

吃過晚飯,爸媽在看電視,獨個兒對著電腦,看朋友借的韓劇。

愛上一個人,是怎麼樣的?
被一個人愛上,又是怎麼樣的?

這兩個問題很簡單,一個生字也沒有,但答案卻沒有誰說得準。

我是一個女子,一個小女子,儘管我的興趣、我的職業、我的專長都是那麼剛烈。

曾經過著只有愛情的日子,曾經過著只有事業連自己也忘掉的年月,曾經逃避感情、逃避自己,以為自己可以背負過去的創傷與眼淚。當發現自己一直在拒絕自己的未來,我知道自己僭越了,那愛我生命的主。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放棄了澎湃細絮的情感觸動,每當赤裸地面對小說映畫音樂詩篇,看著別人情感傾倒在面前,我就感到自己如何的渺小。怎麼都不敢夢不敢想不哭不笑不痛也不癢?

那劇集,細細地訴說平凡人平凡的故事,我的心微微跟著跳動,哭不出來。

是甚麼教男人心動?
這是女人一輩子的迷思。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4 Comments

  1. 病好些了嗎?
    越是逃避實亦即越是在乎吧。我是個冷漠的人,也許如此,特別留意到你強烈而敏銳的情感,有些時候,卻很明顯的「拉住自己」,有所保留。

    願你可早日遇到,能讓你有足夠信心再去試的人。

    Reply

  2. I just face my feelings. I seldom avoid.

    Reply

  3. 人與人之間的事情, 尤其是男與女之間的, 不是叫我感到莫名奇妙, 就是不可思議. 其實我們問, 卻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的, 是不是? 反正,早就知道是不會有答案的…

    Reply

  4. 唏,我是男的,讓我告訴妳「是甚麼教男人心動」。一定不是外表(奇怪嗎?),而是「關愛」。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