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005
1

陌生

最近變得沒那麼 Internet addictive,不會一天上 webstat.net 數次看點擊率。漸漸我也記不起誰來過誰沒有來、人多了還是少了。當然,也不到我去介意。

走進朋友網友的網站,不知從何看起。有些朋友的近況更是嚇我一跳,原來去過兩次旅行,原來要結婚了,原來兒子已經十個月大。

朋友見面時,都問我是不是很忙,沒見我寫文章。

總覺得,忙碌很多時都只是一個很爛的藉口,最少我不敢這樣告訴朋友。雖然從來沒把這兒當成日記,不會由擦牙洗面一直記到上床睡覺。沒有寫文章,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其中有很多想寫下的題材,卻沒有寫出來。

因為恐懼。

不像在日記簿一筆一畫的寫,可以收在隱秘的地方,害怕被媽媽偷看,還可以加個鎖頭。寫文章刊登在印刷媒體,特別是在網站發表,就像赤身露體四處遊盪--其實還恐怖,因為永遠都不會知道誰在窺看著自己的生活、想法和情緒。他或她可以是認識的朋友或敵人,不認識的陌生人,住在隔鄰,或隔著太平洋大西洋。

十多年來,自己或朋友遇到被網民滋擾的事太多太頻密,每隔數年又被逼重新選擇是否繼續寫下來。只是,像朋友愛蓮所說:「說到底,還是不得不寫。」

我們享受寫作,是靜下來檢視四週的人和事,沉殿自己的想法和心情,透過文字去煉淨自己,在互動及交流裏我們聆聽觀察別人的想法和意見。可是,被偷窺被滋擾卻從來不是我們的願望。

俚語有云:「吃得鹹魚抵得渴。」
無奈的告訴你,我所付上,每隔數年來訪數月的陣痛,正因如此。

半年前又再一次落在這個困擾裏,朋友說應該「當佢冇到」,但為著自己和身邊的人,我選擇減產了。只因科技每天的進步,特別是搜尋技術發展得很快,甚至會成為未來五年的核心。無論我如何改頭換面或化身別個身份,有心人始終能尋見。選擇維持真身,唯有寫得小心一點吧。

這個城市,就像今年四季的變化,愈來愈陌生。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2 Comments

  1. 真係好恐怖,就算你刪改左D野
    重有個叫Internet WayBack Machine
    http://www.archive.org/
    可以搵返嫁
    所以我寫野都會小小心心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