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006
1

他媽哥鷄

那晩,監製沒有來,我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在錄音室剪錄音。過了半夜,耳朵要休息的時候,我把 ProTools 關掉,看朋友的部落格。
 
先有燕窩姐姐的「Handling loss」。
接著是小踢的「冠而的姐姐」。
 
iTunes 在播張栢芝〈忘了忘不了〉的劇場版。
 
忽然記得燕窩姐姐給我的他媽哥池,個多月前她給我,著我收留他。她說她連電子鷄也養不活。
 
那紫色小圓蛋一直掛在座位電腦監視器後的水松板上。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想留下小寵物最後的樣子,所以一直都沒碰過,小天使就一直待在那兒。
 
直至那天晚上,把歌聽完了,張栢芝說:「阿文,我要忘記你!」
 
我把他拿來,胡亂按了鍵,鷄蛋在螢幕上跳動。兩分鐘後,小生命誕生了。

這兩天來,我帶著他上班下班。初生嬰兒很難照顧,要不斷的留意著他,就像父母般照顧像貓兒大小的我們。燕窩姐姐見我笨手笨腳,將育嬰秘訣傳授。

今天,為公事在街上奔波勞碌,才發現原來一直不懂得跟他玩,怪不得他常常不快樂,還會曳曳!

回家,媽媽見我自言自語,才發現我在玩小玩具,便笑我年紀不輕才拿小朋友的玩具來玩。

也許處境愈是坎坷,愈能體會微小的快樂和滿足。
風浪總有一天止息,讓我們回到生命本身,好好的活。
 

明天跟好友們看音樂會,未出發先興奮。

今天下午在好友的新公司幹活,他說歡迎我在那兒做音樂夾音樂玩音樂,看著那一台一台的機器,禁不住快樂起來。

我想,我還是很喜歡音樂。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 , , ,  

1 Comment

  1. 怎麼說呢~~
    不知怎麼說……
    關於冠而的那位姐姐,我沒有見過她,只見她的照片,壯壯的女孩子。
    感慨其實不大。就像讀新聞般罷;
    但說沒有感慨呢,亦不是。
    就這樣……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