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006
1

從今天起

20060825

在極喜與極悲之間流轉,就連自己也理不出所以。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是故,感到額外的孤單。

工作很累人,壓力大得不敢喘息。站了整天,才理解當售貨員當收銀員是怎樣的體力透支。回到家裏雙腿發麻,要爬上高架床真的不容易。只是一雙眼皮太重,很想很想一直的垂下來,從此減去勞苦愁煩。

今天,好像失去了甚麼。


20060826

今天的 call time 是下午三時,但在十時半我已回到公司,出租音響給客人。還未睡熟就醒來,迷迷糊糊的。

走進咖啡店,午餐是健康沙拉,配上不怎健康的黑咖啡。店內人客不多,空間很足夠,躲在一旁做配樂原來可以很鬆馳。

回到伊館,壓力依然巨大。有限度地放手將一半 mixer channels 交給義工運作,但他不能通過測驗,還送我不少迴路。明天下午的音樂會只能孤軍作戰。幸好我的密友明天會來,雖然她不懂音響,但卻可幫我抄 show notes 和提場。

聚會完結,走了二十分鐘的路才找到巴士站,只因天樂里修路軌。回到公司接收出租音響,跟朋友談了很多,然後乘的士回家。

很累。心靈更累。


20060827

又是十時半。

為到早上的敬拜感恩。多謝同工的預備,我也樂得離開工作崗位走到台下專心敬拜。

下午的音樂會一如所料,要做的比我可做到的多太多,一個人著實做不來。

兩場之間,竟然有一點空餘時間,跟朋友聊天拍照。那美好時光實在太短,又回到工作崗位,花了不少時間把 monitor mixer 調回原本的設定。然後發現綵排還未開始,樂手大調位,我也拾起結他彈過痛快。

沒想過,壓力藉此排解了不少。

晚上的敬拜聚會,氣氛內容比之前兩晚強了很多,也不知道是甚麼原故,連入場的弟兄姊妹也很專心投入敬拜。

牧師講道時,我的眼淚終於掉下來。

音樂會結束,我們對著歌手 MayMay 唱祝福歌,為她將要到日本進修禱告。然後又為到牧師禱告。

執拾至十一時半,我們部份同工義工把物資送回公司,其他的就先到宵夜的地方。

終於,擔心了大半年的聚會,結束了。

我漸漸發現,我已習慣接受任何的人和事,無論自己願意不願意,甚至,漸漸失去分辨的能力。習慣失去、習慣適應,然後不再要求、不再反抗。

我只期待有一天,不再失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