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006
9

我的堂姐在週末結婚了。

平時都喊她作家姐,我的朋友都聽得莫明其妙為何我這長女多了一個姐姐。

由小至大,我家跟叔叔一家其實不常見面,只會在大時大節吃頓晚飯,平常都沒有來往,堂兄弟姐妹四人更沒有額外的聯絡交往。有時甚至覺得若不是祖母的原故,兩家人根本不會見面。

這想法在近年解開了。自從祖母離世,我們兩家人反而多了聯絡,偶爾會吃茶聊天。

當堂姐的婚訊傳出,我跟弟弟就準備好要幫忙。最初姐姐邀請我們當婚宴司儀,但我們都不是司儀的材料,只能參予其它工作。後來姐邀請我作姊妹團團長,協助接新娘、往男家、敬茶等儀式。較早前我陪她選頭飾配件,所以在婚宴時也要協助換衣服換髮型等。加上我是主家一份子,前天我實在是累透,凌晨一時回家,把高跟鞋拿掉,才發現腳掌腫了。

可是,我卻深深被姐姐及姐夫散發出來的喜悅感動。婚宴都很平凡,沒有驚天動地的環節;他們倆也很平凡,經歷漫長的愛情長跑,現在踏上紅地氈,像普通人一般對婚姻有著期盼。

20061007 046

我卻被微小處感動了。姐姐在挑選頭飾配件時喜悅的笑容,姐夫捉著姐姐雙手時嘴角泛起的微笑,堂兄那串珍珠頸鍊,弟弟協助播放音樂時的準繩與可靠,叔叔嬸嬸對姐夫的托付,爸爸媽媽的湯圓和滿場飛的魄力,親友們在婚宴參予到最後一刻,兄弟姊妹團落力的搞氣氛和細心的協助。

祝福他倆永遠相愛,永遠相守。
願上帝的愛充滿這新家庭,大大使用他們。

延伸閱讀: @ 堂兄的網誌 呢個地方,唔知應唔應該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