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006
31

奢侈

生命委實對我們很好,讓我們很奢侈的享受快樂。有好些東西,花一輩子只可修得一次遇見。今天晚上,那六個小時,三百六十分鐘,我不斷遇見再遇見,讓我很實在的觸摸到,我真的是被愛被寵。

H 說,唱啦啦OK時,喝酒會醉。可是今晚我們怎樣喝都不醉。

我說,是探戈讓我們說話了,將心中要說的都說出來了,透過身體的每一方吋,毫無餘地。那是念口簧亂唱歌所不能體會的痛快。

我跟她說,很危險啊!我竟然找到一樣東西,比音樂美得那麼多。探戈音樂固然美,可是當舞者以身體演繹探戈音樂時,我看到的是舞者在演奏,那真的很人性,是我在音樂裏從未遇過的激動。

也是同學們生命不可或缺的維生素。

是故,當我們酒醉了,其實,讓我們醉的,還是探戈本身。

沒有上課超過半年,重遊舊地,跟同學們探戈,感覺除了奢侈,還是奢侈。女同學跳得多好看,她們的腰、她們的腿、她們的腳,我找不到世上更美的。男同學跳得多流暢,帶領著舞伴,在舞池遊走,是多麼亮麗。生疏的我被他們領著,那份感覺真的很奢侈,因為我的細胞不斷告訴我,這半年來,他們流的血和汗,而我,竟然坐享其城。

我想起 The Tango Lesson 裏,Pablo 對著 Sally 說:You break my liberty.
那時候,我就心感悔疚,我用一晚的時間,換他們半年的汗水。

我一直在想,有甚麼方法,可以讓男伴流暢的以身體表達他們的音樂?我彷彿是塊大石頭,苦了他們要從這兒搬到那兒。

隨著一首又一首的音樂,我的內心被吸引,我們的身體不能再留著絲毫的距離。我們一直在跳 close embrace。慢慢的,我選擇閉上雙眼,貼著舞伴,讓他帶我到舞池的任何一角,以任何的舞步。其實舞步都不重要,我只在乎那一刻,我們是否零距離,是身體,是靈魂。我們在呼吸同一口氣,我們的心跳也相彷。我們再也放不開彼此。

H 告訴我跳得多麼的好。我說,我從不知道,甚至不能相信。但我深知,就是因為我們從來都不能看見自己跳得有多好,我們的著眼點就不在擺出漂亮的姿態。我們著重的,仍然是那個現在,每一秒的現在,我們的心被音樂所緊扣,就像從此永不分離。

那一刻凝聚,就是永恆。

共舞的時候,腦海裏不斷出現我愛的人。可是我極其討厭這樣的自己,讓我跟舞伴有著距離。當我專注的投入舞步和音樂,我更討厭自己,我對探戈的鍾愛,竟然連他都要拼棄。

這矛盾,讓我知道,我跟探戈的前世今生,誰也說不清楚。

老師說:最後的探戈。
音樂嚮起,是那希臘探戈,我們所鍾愛的。

被舞伴牽進舞池,不由自主的,緊貼彼此的身體,連著呼吸和心跳,把握著每一分每一秒,我們的世界,只有彼此。我才知道,我的腦袋根本不用操縱我的身體,甚麼都不用想,觸覺讓我們旁若無人。我們的世界,很寧靜,連音樂也要褪去。

那種體溫和脈膊,將會成為生活的動力,直至下一次,我再遇到你。

我的阿根廷探戈,多麼寶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 , , ,  

6 Comments

  1. Happy New Year ah! Let’s witness for the Lord more in the coming year la!

    Reply

  2. I should try Argentina Tango! Unfortunately I don’t have a partner. I only want to dance with my husband but he doesn’t stay in Hong Kong.

    Reply

  3. I always encourage couples learning Argentina Tango. It brings different senses of intimacy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 people. But it’s not necessary to have partner. It’s good to tango with different people, especially for beginners, for it brings so many new insights to oneself and your partner.

    Reply

  4. S,
    怎麼辦呢。你記得那夜,我們坐在旁邊,如你說是激動,覺得前所未有地活著,也是你說的人性,是人性令我不能自已,探戈是對於人的熱情和嚮往的終極投射。
    我們多麼想念你!!真的希望你可以多點回來,因為期待看你跳探戈。
    H

    Reply

  5. H,

    真的不知怎麼辦。

    我的 iPod nano 裝滿了流行音樂,但最近像是生厭了,只聽探戈。尤其是 “To Tango Tis Nefelis” ,每天服四次,每次隔四小時。買衣服時都在挑 practica 可穿的,不踏高跟鞋好像不能走路。

    我還跟同事說,我是驢,為自己吊了一棵紅蘿蔔在跟前,上面寫著:五年後去阿根廷學探戈。

    H 啊!我懷念我的第一首探戈,我親愛的舞伴啊!

    S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