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07
2

女人的高跟鞋

H:

你說,那晚你醉了,只記得老師說過我們探戈時一定要找住重心。你甚麼都顧不了,因為實在太醉,冰酒、紅酒、port 和那瓶我都不敢喝的中國酒。你只記得你要找住重心,你只記得你很快樂。

Tango shoes

我們腳底下的那雙舞鞋,造就我們走過一圈又一圈。她忠誠的緊貼我們的雙腳,鞋底弧度及厚度穩妥的承載著我們的重量,在探戈裏,她承載了我們的生命。鞋頭多是半開放式的,老師說是避免把我們的腳趾逼得太緊,限制了我們的自由。幼幼的麂皮鞋帶繫在腳裸,舞伴帶我們 pivot 時,小腿的動作多麼細緻多麼感性。

朋友看過我的舞鞋,都擔心那「斗零」後跟會斷,把我們狠狠的摔倒。如是,他們誤解了探戈。我們的男同學從不把我們當成桌布般飛舞,卻是萬般呵護,為要造就更美的共舞關係。舞會裏,我喜歡坐在一旁,看高跟鞋。一對一對的高跟鞋,後跟彷彿從不需著地。我常幻想,若果鞋跟真的斷了,也許我們會懵然不知,直至音樂停頓。

探戈讓我們的身體都敏感起來,我們學懂怎樣的高跟鞋算好,我們學懂怎樣的女人算好,我們學懂怎樣的男人算好,我們學懂怎樣的生活算好。在鞋店買高跟鞋,探戈給我的直覺教我如何揀選,我甚至不懂如何跟售貨員解釋她給我那雙鞋不好。

老師為我們找尋最好的舞鞋,都在阿根廷,都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老師託她們的智利籍老師為我們訂鞋,因為她們要學生穿著最好的舞鞋,結構最好的,用料最好的,手工最好的,還要是最漂亮的。那天,我們齊集舞室,赤著腳,踏在白紙上。老師拿著鉛筆在紙上勾劃我們的腳型,用軟尺量腳掌的厚度。紙上寫著我們的名字,阿根廷老師看不懂的名字。一叠白紙寄到阿根廷,承載著一個又一個香港女子熱愛生命的溫度。

彷彿是半個世紀的等待,高跟鞋一雙一雙由南美飛到亞熱帶。

我們把包裝打開,第一眼看著自己的高跟鞋,就像抱著自己的親兒,我們知道,那確是屬於自己,不屬於別人的。把高跟鞋穿上,就是身體的延續。然後環顧四周,每一雙舞鞋都在表達主人的風格,粉紅的、鮮紅的、閃綠的、黑金的、寶藍的、粉彩的,別人穿在腳上就不像樣。

我們想不通為何會這樣。我們找著了單屬自己的一雙舞鞋,屬於女人的高跟鞋。

那麼亮麗,那麼踏實。我們珍而重之,仔細的包裹為要保護自己所愛的。在舞會裏,在課堂裏練習裏,最著緊還是那雙舞鞋。你知道嗎?上次舞會前一晚,惡夢進攻,我忘了帶舞鞋,決定要回家拿。

穿上舞鞋的那一刻,我立定主意,要把她穿舊穿破,我就知道我在探戈裏認認真真下過苦功。紅鞋兒有點舊,有數道因練習而劃上的痕跡。我就快樂了。

昨晚,拿著她,猜想 Lucia and Alvaro 已到港了吧!

你可以想像得到,他倆看著我們,他們深愛門生在香港的學生,穿著他們親自選購的高跟鞋,踏著他們國家傳統的舞蹈,我們的樣子身段跟舞鞋匹配了嗎?他們感到快樂滿足嗎?

還有四小時,這個藏在我心內的疑慮,將要掀開了。

然後,我發現,因為可以與你分享,我感到滿足了。

Sheta

延伸閱讀:
看不開男人的皮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 ,  

1 Comment

  1. 佩服, 佩服! d 高跟鞋咁高, 對我0黎講:唔好話跳呀, 連企唔企到都成問題呀 ! 不過高跟鞋的確是好靚0既, 我鍾意睇囉, 就唔會買喇!都係 converse 0岩我多d ! :>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