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007
17

躍動

工作像往昔般,甚至比正常更忙碌。經歷上週末的考試,心情總是有點失落,碰巧弟弟給我介紹小小的電腦遊戲 Burger Rush,我又返回那段無意識地玩 Minesweeper 的日子,手不斷地按鍵,心裏卻在想其它東西。

天灰灰,心情也不見得開朗,有種鬱悶在心頭,揮之不去。我把 Stitch 毛公仔抱在懷中,邊看著美國校園槍擊案的新聞,心情壞透。地球叔叔病了,裏面居住的人更是病入膏肓。

面對生死之間,愈發思念心中的人。剛才的音樂會同事對著小朋友唱「愛不是空口說,要有行動」。對啊!否則人人都要唱〈愛得太遲〉。

〈愛得太遲〉說的是失去,是被動的,是後知後覺的。我不願意「無奈」進佔我對世界對人生的看法,沒有人想一生抱憾。

我反而喜歡這個:

一生都很想愛人 一生只不過在追尋一種人
簡單像傘子的功能 天雨時避免濕身
一生都想等這人 今天消失了望下次可步近
雖不知何月與何日發生 我繼續等

不久的將來當我被吻 我定懂得去用愛留低你心

梁詠琪〈等人〉

主動的等待,那麼積極,那麼自愛。

是故,我不要眼巴巴看著不能參加月底的阿根廷探戈舞會。就看看我能否改動時間表,因為我發現內裏有些東西不能透過任何東西去表達,唯獨探戈。在探戈裏,安安靜靜的,表達內裏一顆躍動的心。


© 2007 Trio Spin Studio

我還在等,有那麼一天,你會來看我探戈。
你將會發現,我有所不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Tags: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