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11th, 2007

黃偉文如此說

我迷黃偉文,由聽他的電台節目開始(還記得《娛樂性騷擾》那個 jingle 嗎?),那段日子他開始為廣播劇主題曲譜詞。離開電台後他寫更多的歌詞,寫專欄和出版自己的書,直至早年他減產了,香港詞壇大師只剩下林夕,悶死。我們學懂珍惜 Wyman,偶然看到他又寫詞了,便立時興奮莫明。他減產了,我唯有天天看 fans 結集他專欄文字訪問花邊新聞新詞的Y格才可以頂頂癮。

剛看到一段黃偉文 bio @ goodies.now.com.hk。

「寫作人。黃偉文1991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在畢業考試前晉身成為全職唱片騎師。Wyman自稱「雜家」,集電台節目主持、演員、專欄作家、超級時裝迷於一身,最為人所熟知的頭銜是著名填詞人,其寫詞角度新穎,題材內容廣泛,善於玩文字遊戲。雖然Wyman寫詞方法新意,但他堅持寫歌詞的第一原則是文法正確。」

創作是天馬行空,但敢於在有限框框裏展現無限創意,才是真真正正的自由!

如是者,我堅持唱歌先要音準拍子,寫文章要減少錯別字,說話要戒懶音,其他以後再說。

 

這醫生很潮

網友星屑醫生把部落文章結集成書,上星期推出了。我在週末的新書發佈會買了這本很可愛的黃色小書,還得到醫生的簽名呢!

一直以為是本悠閒書,這是看星屑醫生網誌最常出現的感受。離開 apm 在巴士讀了一會兒,在朋友的工作室等候時讀了一會兒,睡前窩在床上讀了一會兒,起床後戀在被窩裏又讀了一會兒,有的文章以前看過,有的文章沒有看過,但都看得很快樂。

直至剛才從錄音室回家的路上,在冷冰冰的巴士裏,讀到「藥 life pills」的章節,開始入心入肺了。是生老病死的故事,讓我不斷的流淚,在想故事裏的人,在想自己,在想別人。「是笑還是哭」老伯伯的狀況隨時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是自己可能還好一點,要是臨到心頭的人身上,如何是好?愈想就愈心痛。

常常幻想,若果走到生命最後十天,我會選擇做些甚麼,不做些甚麼?有沒有一定要見的人、要說的話、要做的事?想完就鼓勵自己每天都當是最後一天,好好把握自己著緊的事。可是當我看醫生的文章,那麼真實,那麼殘酷,我才知道我是個沒勇氣的人,要是我能在那最後的日子正正常常過平日的生活,那已經夠厲害。其它的,還是保持現有狀態就好,因為我承擔不起情況變得更壞。我知道,我輸不起。

不知道還要多久,我會變得勇敢呢?

多謝星屑醫生,讓我能感受自己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