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ommunication’ Category

抖吓氣

呢三個月都係跟一個自己都想像唔到咁大嘅 project,難得老闆俾我玩,我就一腳踢自由發揮。當然做到半死咁滯,個腦搾乾搾淨,對住白紙寫唔出字,對住個 mon 更加連 game 都唔識玩。

宜家仲喺公司,對住個 mon,悶悶哋搵郭富城嚟聽,然後㩒吓 Facebook。睇咗 H 篇文〈麵粉櫈仔棉被紙盒膠袋阿妙〉,嘩!個腦通番有好多嘢想同佢講。好喇,就揼低篇 VO script 唔好鬼理一陣,當抖吓。

我同 H 唔同,屋企冇乜玩具,細佬加埋我儲埋好多年都係得一個鞋盒咁多。細個時問媽媽拎張白紙,媽媽會走去撕張日暦紙俾我,想要多張就要等第二日。之後有一日,媽媽走入房搵嘢,拎咗一細疊A4紙出嚟,再揀咗一張俾我同細佬。我同細佬興奮到傻咗,即時拎晒啲鐵皮車仔出嚟諗吓有乜好玩。我同細佬一人兩架車喺張紙上面車嚟車去,玩嘅時候梗係會講兩句嘢喇,咁咪講吓故仔囉:Snoopy 今日去探 Charlie Brown,沿路見到 Woodstock 梗係帶埋佢去喇⋯⋯

第二日我哋又拎啲車仔同張 A4 紙出嚟,咦,不如畫地圖囉!咪搵把間尺度吓度吓,畫咗好多間屋俾 Snoopy Woodstock Charlie Brown,一人一間,仲有車房添。咁又玩咗一個月。媽媽久唔久俾多架車仔我哋,結果我哋有兩隻 Snoopy,佢哋住隔離屋㗎。不過地方開始唔夠,媽媽又拎多兩張白紙俾我哋。我同細佬論論盡盡咁用膠紙駁埋兩張紙,反轉畫個大地圖。

嗰年新年過後,我哋得到批准動用利是錢買咗個六層高塑膠停車場連油站,有埋升降機㗎。我哋又畫過張新地圖,連接停車場出入口。玩具鞋盒當然放唔落個停車場喇,媽媽俾咗個街市賣荔枝嘅疏窿膠箱俾我哋,玩完收埋推入床下底。

宜家大咗,諗嘢「懶」係複雜咗,不過都係頂唔順啲複雜遊戲,例如細佬嗰啲成寸厚攻略嘅電腦遊戲,我寧願自閉玩吓 minesweeper jeweled!。呢世人買過三部遊戲機,iPod touch 喺 iPhone 4 推出後借咗俾同事做測試;後繼機 iPhone 4 裏面有幾版遊戲,因為之前做過好多 iPhone game music 嘛,不過最近冇時間玩,做農夫種親都係 24 小時嗰啲先唔會枯。至於最後一部就係黑色 Wii,買嚟為咗喺屋企玩 Wii Fit Plus 當做運動,當然你都估到我有幾多時間開佢嚟玩喇。

唉!都係繼續寫 VO script 如果唔係今晚點錄音⋯⋯

當然如果宜家俾我揀,我都寧願問媽媽拎兩張 A4 紙,畫吓公仔傾吓計⋯⋯

 

給姊妹的信

H:

終於又回到舞會了。

生活逼人,各人的故事不同,卻沒幾個能真正了解別人的境況。好些時候面對朋友衷心的問候,我反而有點不自在。其實我不是搞不清楚狀況,也不是在想要不要放棄,我甚至不介意現在的狀況未如理想。我只需要好姊妹的肩膊可讓我靠一靠,知道總有雙耳朵願意聽我碎碎念。

好高興能遇著你啊。

你說在探戈裏,看到人性很美好很美好的東西,但在現實生活裏,落差總是很大。這真是夠惱人的。要找個願意跟自己溝通交往的人已經不容易,我不夠膽妄想他們能像探戈男生般為女生們提供細心實在的保護。不是要說男生的壞話,只是我們切實的知道探戈男生有多好:他們的好,不是過去式現在式,而是現在進行式,是永恆的現在進行式。只需看看他們兩個兩個組起來練習探戈,提起腳跟用腳趾走路,為要更多了解探戈女生,你就明白他們有多好。

你說你自從接觸探戈,就沒有離開過。我算是離開了的人,那天晚上我確實是找不回那份激動。隔了一會兒,你說我的心不安靜,在煩很多的事。這就是我說的坦白,人大了,知道騙不了自己也騙不了人。我反而希望腦袋跟內心的距離可以縮短些,心裏跟舌頭說的話是一致的。

早前跟大學年代小組的弟兄姊妹聚會。姊妹說今天不知為何這麼齊人,人也很多。我說:這裏不只一開二啊!大家除了帶來另一半,還有小孩和嬰兒,還有未出世的小寶貝。遲些也許要找更大的屋子聚會。

也許很多很多女生都明白這是怎樣的一回事,我想你也明白。

我想,現在能夠填塞內心的只有工作,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工作,而且工作環境和工作本身能給我很熟悉的感覺,也帶來很大的安全感。事業上始終未站穩,真的沒有空間想別的事。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這樣想。

總是有點納悶,也許是時間睡覺了。

掛念著你如往昔,願你生活愉快,活得輕省。

S

 

再見.不再見

趁著週末,到訪老朋友的公司,當了半個技術顧問。要不是他提起,也忘了跟他實在識於微時。他甚至說,再過幾年,我們便認識半世了!這些年來,大家能夠以音樂維生,物質生活未必豐富,但已感到滿足。離開時,載著耳機聽著他的大碟,聽他細細碎碎的說故事,覺得一下子跟他距離近了,也為我餘下的旅程定調。

又再踏足熟悉的街道,過往的片段雖湧現,卻已無言。當我不自覺再當起工程師,我沒有如常的完成所有程序,道別了。

沒有說再見。

 

影像記憶

LOMO Smena 8M

感通

我有一個朋友,不常見面,可是她總是很有心的,久不久就相約見面。兩個女孩子,吃著喝著,聊著聊著心就連起來。那天晚上,她跟我說那個人,只是數句,我的鼻子就酸了。到我說的時候,才一兩句,她就要掉眼淚。我們總會被對方觸動,就算從外表看來我們是寧靜的。我們都是很平淡的生活,一步一步的經歷,每一步都是那麼真實,以至我們多麼明白對方是怎樣走來的,就算我們都還未能走出去。

親愛的,我們下一次總會變得堅強一點!安全感又累積多一點!

落在身上的機遇可能真的會愈來愈少,但隨著年日的磨練,我們會變得平靜,我們有足夠空間去迎接每一秒,不像現在般錯過又錯過。那時候,我們真的在活了。

好姊妹,我總是把你放在心上,無論遠近。

 

徵求

若果我不寫這一篇,恐怕過不了這個星期……

朋友C在公司深受某非直屬同事的欺凌,導致每朝早上無緣無故腹漲作悶,其中有數位同事更開始出現精神衰弱的癥狀,情況令人關注。雖然直屬上司和上上司都已清楚來龍去脈,卻因此女子精通權術及辦公室政治,人前人後數張咀臉,所以上司們均表示無計可施。

朋友已把今年的新暦生日、舊暦生日、聖誕節、新舊暦新年,甚至端午重陽的所有節日願望都寫上:希望調職,或者此女子調職。本人今年生日沒有特別的許願,所以把願望都送給她了。惟情況嚴重,希望各位街坊好友都送出剩餘願望,集腋成裘,救辦公室一眾可憐同事逃出生天。

請留言捐助,多謝幫忙。

 

躍動

工作像往昔般,甚至比正常更忙碌。經歷上週末的考試,心情總是有點失落,碰巧弟弟給我介紹小小的電腦遊戲 Burger Rush,我又返回那段無意識地玩 Minesweeper 的日子,手不斷地按鍵,心裏卻在想其它東西。

天灰灰,心情也不見得開朗,有種鬱悶在心頭,揮之不去。我把 Stitch 毛公仔抱在懷中,邊看著美國校園槍擊案的新聞,心情壞透。地球叔叔病了,裏面居住的人更是病入膏肓。

面對生死之間,愈發思念心中的人。剛才的音樂會同事對著小朋友唱「愛不是空口說,要有行動」。對啊!否則人人都要唱〈愛得太遲〉。

〈愛得太遲〉說的是失去,是被動的,是後知後覺的。我不願意「無奈」進佔我對世界對人生的看法,沒有人想一生抱憾。

我反而喜歡這個:

一生都很想愛人 一生只不過在追尋一種人
簡單像傘子的功能 天雨時避免濕身
一生都想等這人 今天消失了望下次可步近
雖不知何月與何日發生 我繼續等

不久的將來當我被吻 我定懂得去用愛留低你心

梁詠琪〈等人〉

主動的等待,那麼積極,那麼自愛。

是故,我不要眼巴巴看著不能參加月底的阿根廷探戈舞會。就看看我能否改動時間表,因為我發現內裏有些東西不能透過任何東西去表達,唯獨探戈。在探戈裏,安安靜靜的,表達內裏一顆躍動的心。


© 2007 Trio Spin Studio

我還在等,有那麼一天,你會來看我探戈。
你將會發現,我有所不同。

 

電腦之死

昨晚用 MacBook Pro 看 Heroes,才發現隔鄰的 PC 忽然沒有畫面。

是死了嗎?重新開機了N次,顯示器從備用狀態變成使用狀態隨即變回備用狀態,試來試去也不成功。今早再試,剛剛又試,不成功。

結果大多數透過電腦做的東西都做不到,因為我還未將日常工作轉移到 Macintosh。網站的密碼,大部份的照片、所有文件及所有電郵備份,全部都拿不到。

跟弟弟借他的電腦遙控接駁我的電腦,發現電腦本身沒問題,應該是顯示器或顯示咭或連接線出事了。下載了電郵和電子手帳訂閱的新聞和網站文章,同步處理手提電話的資料,弟弟已經表現得廿個不耐煩。沒錯,我的電腦舊了,速度慢,他怪我裝太多軟件。他提議我關掉即時通訊軟件,我還未來得及伸手他已拿老鼠把程式關掉,包括一些不應被關掉的程式。明白,我的電腦有問題,我錯,搖尾乞憐,抵死!我窮,顯示器用了七年要老去要壞掉我沒辦法,也沒能力買一台新的。總知我衰晒!包括之前因為跑 Photoshop 太慢要借他的電腦,都是我錯!

多謝晒!我會爭氣,以後都不需要低聲下氣!

 

厚禮

I,

那天晚上,你問:你影菲林的嗎?

那時候,心思飄得很遠,比叮噹的隨意門和時光機還快還遠。嘴裏溜了:都影。腦裏掠過舊日拿著全手動單鏡反光機到處拍照的日子。心裏想:菲林?沒有餘錢,更沒有閒情。數碼相機天天帶在身旁,手機也有低像素鏡頭,只是每天都行色匆匆,想去聖誕歡樂小鎮走走逛逛,但……

這時候,你把你的寶貝拿出來,說:我搞不通這東西,送給你,多拍點菲林照啊!

我呆了。我的眼耳口鼻也不能相信這五秒的光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uddy

密友終於從日本北海道旅遊歸來。她離開的這陣子每天都在想她,特別是落樓梯前和冷敷膝蓋的時候……因為半年前,她傷了右膝,比我嚴重得多,差些便要施手術。稍為好一點,她拿著拐杖回公司,在七樓對著樓梯發呆,因她的腳傷令她完全沒有能力走完這一層,返回公司。勉強了兩天,她支持不住了,只能養病在家。她的腳傷愈合得很慢很慢,數個月後,她決定辭職了。

從那天起,我們的關係變得更簡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