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work’ Category

Buddy

密友終於從日本北海道旅遊歸來。她離開的這陣子每天都在想她,特別是落樓梯前和冷敷膝蓋的時候……因為半年前,她傷了右膝,比我嚴重得多,差些便要施手術。稍為好一點,她拿著拐杖回公司,在七樓對著樓梯發呆,因她的腳傷令她完全沒有能力走完這一層,返回公司。勉強了兩天,她支持不住了,只能養病在家。她的腳傷愈合得很慢很慢,數個月後,她決定辭職了。

從那天起,我們的關係變得更簡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roken knee

I have my right knee slightly broken after the district concerts in last weekend.

Friends ask about what’s happening to my knee, and here is the story: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假期

趕完了錄音和剪輯,上週終於入紙申請十天年假。

2005/4/18 入職這公司,對上一次取用大假是今年年初往紐西蘭的短宣旅程,2006/4/18 回港,剛好是一年。這次的年假(連超時補假)比較短,將會於 2006/10/18 完結,距離上次休息已是半年。

彷彿我常常跟 18 結緣,生日的日子、住所的樓層……

這半年來不斷的工作,很多個週末週日也在工作中渡過,在平日也不太敢取用補假,因為一直在趕錄音計劃。所以這次假期伊始,我花上三天像般睡呀睡呀睡,才覺得稍微回電,不像早陣子般睡眠失調。

週一跟化粧導師老朋友吃午飯,她帶來了我堂姐的婚宴照片,我才知道她為我化的粧很適合拍照。晚上朋友又帶我吃美味晚餐

在家執拾了數天,週五我又再出動,跟密友到中環的 Flying Pan 吃 noon breakfast;下午遠征海怡工貿,在 Max Mara 和 Tequila Kola 流連忘返;黑麥晚餐還可更好;秘密購物行動神秘刺激;夜探蘭桂坊……勁呀~

今天做乖乖女,陪媽媽買太極刀吃刀削麵,閒逛超紙市場也是美好的節目。
明天返教會崇拜後跟爸媽北上,媽媽說想我散散心,我想也是。

剩餘的三天假期,希望不需要處理公司的事,繼續休息充電。
這是卑微的我小小的夢想。

註:是啊,貓睡的時間應該比豬甚至樹熊還長,只少我家的兩頭貓是這樣。

 

一年一度的伊館聚會

整個七月和八月都忙得頭也昏掉,為的是趕《齊唱敬拜系列-得勝者》唱片製作,和八月二十五至二十七日於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的《得勝者敬拜讚美會》及《齊唱再起飛福音音樂會》。

唱片趕呀趕的,還未做好,預計九月尾至十月頭會推出,所以現在還在趕緊做後期製作。但歌書已出版,在那三天聚會更付上限量單曲「永活真神」以特價發售。 哈!我還未看過呢!如果有朋友買了,借給我看看。

至於那三日四場聚會,錯過了的朋友,唯有在這兒看看照片,分享一下我們的美好時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從今天起

20060825

在極喜與極悲之間流轉,就連自己也理不出所以。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是故,感到額外的孤單。

工作很累人,壓力大得不敢喘息。站了整天,才理解當售貨員當收銀員是怎樣的體力透支。回到家裏雙腿發麻,要爬上高架床真的不容易。只是一雙眼皮太重,很想很想一直的垂下來,從此減去勞苦愁煩。

今天,好像失去了甚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配樂

早前接了工作,為一段介紹大專院校的短片配樂。

由於預算頗低,交貨期亦很短,所以要用上部份現成的音樂片段,有些是鼓 loops,結他 loops 和 riffs 等等,自己彈的其實真的不多。

第一晚花了兩小時做了頭兩段過場位,之後花了午飯後的三小時,坐在銅鑼灣 Starbucks 完成之後的兩段過場位和片尾,把音樂檔寄給剪片的朋友後,便回到新伊館繼續第二天的敬拜聚會。

聚會三天內,都沒有收到同事有關這配樂的回覆,直至星期日聚會後的小型慶功宴,才收到電話,說顧客想改動音樂:把鼓拿掉。同事叫我找些樂器代替鼓就可以。

聽了後險些昏倒現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還記得那天致電監製問他要不要我把將錄完的歌抄一個挎貝回公司,他沒有接我的電話,留過言就不了了之。

我返回錄音室繼續錄音,和音歌手們正討論某一句的效果,我的電話嚮起,是監製啊!

他問我還在他公司嗎?我說還在,快要完成一首歌了。我把公事問完後,他問我找他做甚麼,我說都問了,但突然又想起另一個問題,不知道如何開口。最後,我的嘴巴溜了這樣的一句:你今晚好嗎?

他笑了,然後回答,蠻好的。
然後說:你其實想問甚麼?

哈~被識穿了!
我說:這問題難開口得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天使

作為錄音師,我總是一個人過忙碌的日子。最近為著趕死線的原故,隔晚便要工作至深夜,甚至是通宵達旦。其實身體都適應不來,天亮了,總捱不住要在錄音室的沙發昏睡去。

有一天,清晨,我在辦公室的白板寫了這樣的話:

Sheta 早上在 studio 休息(昨晚通頂了),請勿打擾。
今晚繼續搏殺。

(抱歉了,這段寫得比較口語。)

四個小時後,醒來,睡眼惺鬆。揉一揉眼睛走出錄音室,遠遠的看到紅線間著「請勿打擾」。

那是小天使的筆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lorgenics

Colorgenics Colorgenics is a test I find online a couple of years ago. It’s a simple test: choose the eight boxes of different colors one by one according to your instant preference. The test is not talking about your general personalities, but the situation one is facing at that moment. From time to time, I visit the website and obtain a new Colorgenics Profile. To me, it’s a useful and trueful mirror reflecting my current situation.

By examining your individual color preferences, Colorgenics speedily reveals to you your underlying character traits, and also provides an incisive insight into your physical well-being.

– The Paul Goldin Clinics – Colorgenics

Days ago, Colorgenics comes across my mind after consecutive days of busy and stressful work. So here is the test result.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發燒

上星期,每天在公司忙得團團轉,除了兩晚錄音外,更為著週末三日四場的分區聚會,加班、通宵的趕音響工程。

聚會前一晚,通宵在公司貨倉跟兩位工程師做最後的系統接駁,他們還幫忙執拾要運往場地的音響器材和樂器。至清晨,在小廚房裏弄了幾個辛辣麵,吃過後便躲在錄音室的梳化上睡,四小時後,我們便出發了。由通宵起計,直至聚會後搬運所有物資回公司,三天內我共工作四十二小時又三十分鐘。

20060624 001我的崗位註定了「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工作時間超長是必然的。這四場不同聚會節目流程的複雜程度,亦為我帶來很大很大的工作壓力。人手亦如舊的不足,幸好兩位工程師好友幫了我很大的忙,三天都抽時間來幫手,為我解決了不少問題。
 
可是,怎也料不到在第一晚便發生很大的意外,影響了節目的進度。那是我從事音響工作以來從未遇過的超大型意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