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friend’ Category

假期

趕完了錄音和剪輯,上週終於入紙申請十天年假。

2005/4/18 入職這公司,對上一次取用大假是今年年初往紐西蘭的短宣旅程,2006/4/18 回港,剛好是一年。這次的年假(連超時補假)比較短,將會於 2006/10/18 完結,距離上次休息已是半年。

彷彿我常常跟 18 結緣,生日的日子、住所的樓層……

這半年來不斷的工作,很多個週末週日也在工作中渡過,在平日也不太敢取用補假,因為一直在趕錄音計劃。所以這次假期伊始,我花上三天像般睡呀睡呀睡,才覺得稍微回電,不像早陣子般睡眠失調。

週一跟化粧導師老朋友吃午飯,她帶來了我堂姐的婚宴照片,我才知道她為我化的粧很適合拍照。晚上朋友又帶我吃美味晚餐

在家執拾了數天,週五我又再出動,跟密友到中環的 Flying Pan 吃 noon breakfast;下午遠征海怡工貿,在 Max Mara 和 Tequila Kola 流連忘返;黑麥晚餐還可更好;秘密購物行動神秘刺激;夜探蘭桂坊……勁呀~

今天做乖乖女,陪媽媽買太極刀吃刀削麵,閒逛超紙市場也是美好的節目。
明天返教會崇拜後跟爸媽北上,媽媽說想我散散心,我想也是。

剩餘的三天假期,希望不需要處理公司的事,繼續休息充電。
這是卑微的我小小的夢想。

註:是啊,貓睡的時間應該比豬甚至樹熊還長,只少我家的兩頭貓是這樣。

 

面對面

20061009 003今晚吃了一頓很棒的晚飯。
 
Reflexion Natural Dining 位於銅鑼灣崇光百貨十二樓 Sogo Club,以不含味精的健康食品作招徠,味道還真的不錯。驚喜的是窗外可看到海景,雖然略有遮擋,但仍然足夠讓心靈找著空間重整。
 
羊鞍很美味,更美的是跟朋友相聚。
 
多謝天父,給我很好的姊妹,適切的分享與提醒,今晚我得著很多。

回家,看朋友的網誌,這首歌可是最好的註腳。
林憶蓮的〈面對面〉,帶中國風的節奏怨曲,你可喜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還父母一個完整的自己

忙了很長的時間,回到家,爸媽都睡了;到自己醒來,他們又已經離家上班去。唯一能見面的時間,就是我半夜回家還未能放鬆緊張的精神及情緒,在書桌看書或上網時,爸爸在清晨醒來預備上班去。

今天下午,與媽媽約好,到爸爸工作的區域請他們吃晚飯,為要還他們一個完整的自己。

那頓飯,遠在元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rotected: All those good memories (private photo sharing with invited friends)

This pos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還記得那天致電監製問他要不要我把將錄完的歌抄一個挎貝回公司,他沒有接我的電話,留過言就不了了之。

我返回錄音室繼續錄音,和音歌手們正討論某一句的效果,我的電話嚮起,是監製啊!

他問我還在他公司嗎?我說還在,快要完成一首歌了。我把公事問完後,他問我找他做甚麼,我說都問了,但突然又想起另一個問題,不知道如何開口。最後,我的嘴巴溜了這樣的一句:你今晚好嗎?

他笑了,然後回答,蠻好的。
然後說:你其實想問甚麼?

哈~被識穿了!
我說:這問題難開口得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天使

作為錄音師,我總是一個人過忙碌的日子。最近為著趕死線的原故,隔晚便要工作至深夜,甚至是通宵達旦。其實身體都適應不來,天亮了,總捱不住要在錄音室的沙發昏睡去。

有一天,清晨,我在辦公室的白板寫了這樣的話:

Sheta 早上在 studio 休息(昨晚通頂了),請勿打擾。
今晚繼續搏殺。

(抱歉了,這段寫得比較口語。)

四個小時後,醒來,睡眼惺鬆。揉一揉眼睛走出錄音室,遠遠的看到紅線間著「請勿打擾」。

那是小天使的筆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ste it your way

Blogger 昨晚出了點故,遲來了。

老友,生日快樂!

 

Being blank

帶壽星女外出晚飯看電影,談了半晚,她煮黑咖啡給我作早餐;探趙醫生去;與好友吃炸雞午餐;回家,收貨;梳洗、化粧,趕往朋友的婚宴;又回家,對著電腦發呆弄這弄那,跟朋友透過電話忽發奇想,倒頭大睡;睡過頭,繼續睡過頭,貓兒分佔我的床;吃了杏仁餅,終於弄通怎樣用微波爐翻熱雪藏燒賣可以比較好吃;又看了朋友借給我的電影;接著還要梳洗,外出與朋友聚舊,聽說還有新朋友;再回家,睡一會兒,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H 昨天說很久沒看到我的文章,我告訴她,現在的生活很空白。

縱使日程表給塞得滿滿,其實心裏面沒有甚麼東西著緊,面前可以走的路很多,又好像沒啥。

有幾件事我想做的:做 gym、做好公司的事、繼續看醫生吃藥賺錢交醫藥費、繼續疼我心頭的幾塊肉。

還有睡覺。

朋友借我的,是 Hugh Grant 的 “About A Boy”。他在故事裏,不用打工,只靠老父唯一 all-time hit 的版權費過充裕的日子。可幸的是他漸漸發現自己的生活很填塞卻空白,it’s just meaningless。往昔的他,生活哲學是 man is an island;那個闖進他孤島的小孩,卻讓他知道 no men is an island, and we all need backup。兩個人一起生活還未夠,我們需要更多的 backup,無論是家人、同事、朋友。第三個聖誕節,他邀請朋友們到他家慶祝聖誕節。

我也搞了個小型派對,29 + 1,因為 no men is an island,特別在生活空白的日子。

 

中藥

Sheta's taking Chinese medicine everyday... so boring...我想,沒有那個小朋友會喜歡吃中藥。
 
還記得小時候,我跟西醫叔叔說:我吞藥丸很棒,你可以不給我藥水好嗎?
 
藥丸,用水一灌就掉往肚裏去,是甚麼味道也不曉得;只是藥水和中藥,那股怪怪的味道,會在你口中「繞樑三日」。
 
有一次,我發高燒,看過三個西醫都不行,媽媽帶我看中醫。我跟她苦戰了兩個小時,她才成功把藥灌進我肚子裏。到現在她還是喜歡把戰績告訴親朋戚友。

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有誰共鳴

商業電台《有誰共鳴》金培達嘉賓主持

每天也收到不少親朋好友的轉寄郵件,在工作繁忙的日子,通常會略過不看,每每等到週末的時候,才發現那些資訊已經到期,彷彿錯過了很多身邊的事。

今天在公司收到朋友的短訊,隨手一按,是商台節目的網上重溫。是好友金培達嘉賓主持《有誰共鳴》。這節目邀請嘉賓分享他們喜歡的音樂,並呼籲聽眾以行動回應,支持香港的慈善及志願機構。

今天,我們的好友金培達,那個站在柏林影展拿著最佳電影配樂銀熊獎的巨人,在商業電台的錄音室裏,支持我全職事奉的機構--香港基督徒音樂事工協會。我們並不知道來龍去脈,只是有義工在電台聽到節目,給我們發短訊才知道。當我把這消息傳給我的好友時,她說她已經發短訊回應了,我們都覺得好感動,因為我們的好友在明處暗處都支持我們。

希望你們會按上圖的超鏈結,聽聽金培達分享的音樂(網上重溫或於今晚20:00-21:00或01:30-02:30(重播)收聽雷霆881)。聽到感動處,以手機發一個空白短訊去50881903,透過電訊公司捐出港幣伍圓支持我們事奉的機構!歡迎將這消息發放出去,讓音樂帶來的感動延伸。

祝福你有美好的一天!

後按:節目內容每天不同,若你興趣聽金培達的那一集,可以在網上重溫(須為登記用戶)。若想支持該機構,歡迎到我們的網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