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ommunication’ Category

小同事昨晚傳來即時訊息,說,一年了。
嗯,一年了。

下午,回到公司,看見小同事拿刀在整理紙皮,我喚她做賣紙皮老婆婆。我問她可以賣多少錢,她說去年賣了九十二塊錢。後來再見到她,她說今年賣了七十五塊錢。

這樣就一年了。

我的年月是用推出的唱片和音樂會劃分,同事的年月就是一年四季十二個月五十二週。

最近發現,年月也可用朋友劃分。

明天晚上,我會跟兩個相識十六載的朋友吃飯見面,一個是教會小組組長兼現任工作拍擋,一個是忘年摯友兼結他密友。他們都結了婚,其中一個變了佬,兩個孩子的爸爸;另一個,我想他一世都不會變得很佬,希望他還是那個穿花襯衣皮外套的靚仔督察。

 

青澀

就在沖曬服務減價招徠的最後一天,朋友放下了婚宴照片和沖曬清單。我一直在怪他沒讓我將數碼相機帶在身上,錯失了小便宜。

看他的樣子,就像那天,滿足自在,跟我說他要結婚了。自此,兩口子一起編織新家庭,日子過得很快意。

朋友問我有沒有照片要曬,可以放在錢包裏,常常拿來看。

我跟他說,從來也不會曬 2R。

我會挑選最好最好的照片,承載幸福及歡愉的那一幀,放在 3R、4R,甚至 5R 相紙上。然後躲在自己的窩,細緻的看,剪裁合適大小,好讓我愛的那張臉完全佔據 2R 的大小,就像他佔據我的心房。

這是清澀的戀愛印象。

 

囍悅

正打算關掉電腦,上床休息的時候,看到堂姐的電郵,原來她把婚禮的照片上傳到網上相簿。

立即連到相簿,逐一細味。那份囍悅依然是那麼深刻。

除了堂姐及姐夫,還有叔叔嬸嬸堂哥、爸爸媽媽弟弟,兄弟姊妹團,還有很多很多親戚朋友們,他們充滿喜悅的笑容,都教人回味。

要趕快約同姊妹團一同探姐姐的新居去。

朋友夫婦倆剛完成澳洲和台灣之旅,也拍回一直拍不成的台灣婚紗照。我跟朋友聊了一會兒電話,也著他趕快把年半前婚禮的照片沖曬給我們……我這個婚禮籌辦助理及「臨時拉夫」司琴+姊妹快要忘記當日的細節了!

囍宴,在大多的時候會叫人感到喜悅,但也不能避過哭笑不得的境況。

上星期參予爸媽朋友女兒的婚宴,遠在深灣遊艇會。知道大家都會盛裝出席,我也為自己及媽媽嚴選衣服佩飾,然後找專人化粧弄髮型,搞了半天老遠的跑到港島南區。也許跟新人們不熟,在場碰到認識的極其量是爸媽的朋友,都是長輩。沒有共同興趣及話題,最方便就手的題目就是被問:「幾時到你?」基於禮貌,不能迴避;認真的談,又太沉重。數年前我剛開始碰到這些提問,我都說:「遲些!」或「我也希望快些!」;現在,老了幾歲,面皮也厚起來,通常坦白的回答:「都不用等了!」

不過,現在回想,這個非標準答案可能讓聽者不懂反應。也許我要學得世故一點、圓滑一點,好去體諒別人多些。

這些年來,參予了很多婚禮,也聽過很多關於朋友的婚姻片段,有快樂的、有不快樂的,有成功的、少不免也有失敗的。這些故事都帶給我同一個訊息:任何一段關係都要雙方共同努力經營,更何況最密切的婚姻關係呢?現代人都害怕婚姻帶來的束縛,卻不能抵擋二人親密關係的渴求,很多人選擇跳過婚姻這一步。這情況普遍得讓我開始迷迷糊糊的以為結婚才是稀奇。可幸的仍然是有很多人相信承諾、相信愛情,更重要的是相信婚姻,所以每當看到新人步上紅氈,心裏總是覺得愉快,也為他們默默祝禱。

這星期的娛樂新聞接二連三的傳來喜訊,希望大家都生活得這麼快樂。

 

Pinky 嫲嫲

Pinky, lovely cat of my friend, Lambert ChanPinky 是 Lambert 的囡囡,他的愛貓。
 
Pinky 嫲嫲是貓貓的嫲嫲,即是 Lambert 的媽媽囉!她是個很可愛又新潮的老人家。
 
去年,Lambert 開始寫網誌,工作極之繁忙的他每個星期都會寫數篇。他先後教媽媽玩ICQ和彈鋼琴,今年七月,他教媽媽寫網誌。媽媽看著愛貓 Pinky,為自己改了個名字:Pinky 嫲嫲。然後每天的寫網誌,仔細的回覆每一個留言。
 
年輕的網誌作者及讀者都喜愛 Pinky 嫲嫲的文章,網誌瀏覽量及留言量更勝細仔 Lambert。九月初,Pinky 嫲嫲的網誌被 mysinablog.com 選為推介十大,大家都很快樂,亦因此令更多網友認識 Pinky 嫲嫲。
 
九月初,嫲嫲的文章首次被本地報章轉載
十月中,嫲嫲的文章再被本地報紙轉載

十月尾,Lambert 陪 Pinky 嫲嫲到香港電台接受訪問,介紹她的網誌。

那時因為工作忙碌,沒有機會收聽。這個週末傍晚,跟 Lambert 開完會議,獨個兒走進星巴克,連上網絡聽 Pinky 嫲嫲的訪問。主持人讀出兩篇 Pinky 嫲嫲寫的網誌文章,聽著聽著,葉倩文的〈零時十分〉響起,眼眶便濕了。

Pinky 嫲嫲很愛錫她的家庭,更熱愛生命。

Lambert 也很愛媽媽,一直努力的將福音介紹給她,又在個人大碟《I’m Not Alone》內收錄給媽媽的歌〈你知道嗎?〉,表達對母親的敬意和愛意。

看著他們的小故事,覺得人間真的有情,幸福的事一直在身邊。

大家都去探望他們啊!

延伸閱讀:
krunchypeanuts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There’re many people entering embrace.hk because of the blog’s title “Dream a little dream”. They’re searching for their favorite song by Mama Cass Ellot,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However they can never find the lyrics here, since I never share this song in my blog.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假期

趕完了錄音和剪輯,上週終於入紙申請十天年假。

2005/4/18 入職這公司,對上一次取用大假是今年年初往紐西蘭的短宣旅程,2006/4/18 回港,剛好是一年。這次的年假(連超時補假)比較短,將會於 2006/10/18 完結,距離上次休息已是半年。

彷彿我常常跟 18 結緣,生日的日子、住所的樓層……

這半年來不斷的工作,很多個週末週日也在工作中渡過,在平日也不太敢取用補假,因為一直在趕錄音計劃。所以這次假期伊始,我花上三天像般睡呀睡呀睡,才覺得稍微回電,不像早陣子般睡眠失調。

週一跟化粧導師老朋友吃午飯,她帶來了我堂姐的婚宴照片,我才知道她為我化的粧很適合拍照。晚上朋友又帶我吃美味晚餐

在家執拾了數天,週五我又再出動,跟密友到中環的 Flying Pan 吃 noon breakfast;下午遠征海怡工貿,在 Max Mara 和 Tequila Kola 流連忘返;黑麥晚餐還可更好;秘密購物行動神秘刺激;夜探蘭桂坊……勁呀~

今天做乖乖女,陪媽媽買太極刀吃刀削麵,閒逛超紙市場也是美好的節目。
明天返教會崇拜後跟爸媽北上,媽媽說想我散散心,我想也是。

剩餘的三天假期,希望不需要處理公司的事,繼續休息充電。
這是卑微的我小小的夢想。

註:是啊,貓睡的時間應該比豬甚至樹熊還長,只少我家的兩頭貓是這樣。

 

面對面

20061009 003今晚吃了一頓很棒的晚飯。
 
Reflexion Natural Dining 位於銅鑼灣崇光百貨十二樓 Sogo Club,以不含味精的健康食品作招徠,味道還真的不錯。驚喜的是窗外可看到海景,雖然略有遮擋,但仍然足夠讓心靈找著空間重整。
 
羊鞍很美味,更美的是跟朋友相聚。
 
多謝天父,給我很好的姊妹,適切的分享與提醒,今晚我得著很多。

回家,看朋友的網誌,這首歌可是最好的註腳。
林憶蓮的〈面對面〉,帶中國風的節奏怨曲,你可喜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的堂姐在週末結婚了。

平時都喊她作家姐,我的朋友都聽得莫明其妙為何我這長女多了一個姐姐。

由小至大,我家跟叔叔一家其實不常見面,只會在大時大節吃頓晚飯,平常都沒有來往,堂兄弟姐妹四人更沒有額外的聯絡交往。有時甚至覺得若不是祖母的原故,兩家人根本不會見面。

這想法在近年解開了。自從祖母離世,我們兩家人反而多了聯絡,偶爾會吃茶聊天。

當堂姐的婚訊傳出,我跟弟弟就準備好要幫忙。最初姐姐邀請我們當婚宴司儀,但我們都不是司儀的材料,只能參予其它工作。後來姐邀請我作姊妹團團長,協助接新娘、往男家、敬茶等儀式。較早前我陪她選頭飾配件,所以在婚宴時也要協助換衣服換髮型等。加上我是主家一份子,前天我實在是累透,凌晨一時回家,把高跟鞋拿掉,才發現腳掌腫了。

可是,我卻深深被姐姐及姐夫散發出來的喜悅感動。婚宴都很平凡,沒有驚天動地的環節;他們倆也很平凡,經歷漫長的愛情長跑,現在踏上紅地氈,像普通人一般對婚姻有著期盼。

20061007 046

我卻被微小處感動了。姐姐在挑選頭飾配件時喜悅的笑容,姐夫捉著姐姐雙手時嘴角泛起的微笑,堂兄那串珍珠頸鍊,弟弟協助播放音樂時的準繩與可靠,叔叔嬸嬸對姐夫的托付,爸爸媽媽的湯圓和滿場飛的魄力,親友們在婚宴參予到最後一刻,兄弟姊妹團落力的搞氣氛和細心的協助。

祝福他倆永遠相愛,永遠相守。
願上帝的愛充滿這新家庭,大大使用他們。

延伸閱讀: @ 堂兄的網誌 呢個地方,唔知應唔應該到

 

還父母一個完整的自己

忙了很長的時間,回到家,爸媽都睡了;到自己醒來,他們又已經離家上班去。唯一能見面的時間,就是我半夜回家還未能放鬆緊張的精神及情緒,在書桌看書或上網時,爸爸在清晨醒來預備上班去。

今天下午,與媽媽約好,到爸爸工作的區域請他們吃晚飯,為要還他們一個完整的自己。

那頓飯,遠在元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巧合

今早上班前,把數隻CD放在背包。

經過一天的工作,吃過晚飯回到公司,拿了其中一隻播放。

送給你,親愛的,是愛情的其中兩個階段。
沒有人知道自己的終點在哪,我也是迷迷惘惘,但仍然送上最深的祝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