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health’

(繁體中文)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and 繁體中文.

 

2006-12-25 網摘

 

Broken knee

I have my right knee slightly broken after the district concerts in last weekend.

Friends ask about what’s happening to my knee, and here is the story: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眼眉調

有沒有方法解決眼眉調?
(其實跳的是眼皮……)

已經三小時了,很累,很煩厭,甚麼也幹不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發燒

上星期,每天在公司忙得團團轉,除了兩晚錄音外,更為著週末三日四場的分區聚會,加班、通宵的趕音響工程。

聚會前一晚,通宵在公司貨倉跟兩位工程師做最後的系統接駁,他們還幫忙執拾要運往場地的音響器材和樂器。至清晨,在小廚房裏弄了幾個辛辣麵,吃過後便躲在錄音室的梳化上睡,四小時後,我們便出發了。由通宵起計,直至聚會後搬運所有物資回公司,三天內我共工作四十二小時又三十分鐘。

20060624 001我的崗位註定了「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工作時間超長是必然的。這四場不同聚會節目流程的複雜程度,亦為我帶來很大很大的工作壓力。人手亦如舊的不足,幸好兩位工程師好友幫了我很大的忙,三天都抽時間來幫手,為我解決了不少問題。
 
可是,怎也料不到在第一晚便發生很大的意外,影響了節目的進度。那是我從事音響工作以來從未遇過的超大型意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中藥

Sheta's taking Chinese medicine everyday... so boring...我想,沒有那個小朋友會喜歡吃中藥。
 
還記得小時候,我跟西醫叔叔說:我吞藥丸很棒,你可以不給我藥水好嗎?
 
藥丸,用水一灌就掉往肚裏去,是甚麼味道也不曉得;只是藥水和中藥,那股怪怪的味道,會在你口中「繞樑三日」。
 
有一次,我發高燒,看過三個西醫都不行,媽媽帶我看中醫。我跟她苦戰了兩個小時,她才成功把藥灌進我肚子裏。到現在她還是喜歡把戰績告訴親朋戚友。

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滿足

Two people從紐西蘭回港後,身體和精神一直都很差,特別是吃了十多天中藥,常常感到四肢無力,像在病與未病之間。還要每天的吃藥,直至病情改善,也許是兩個月,也許是兩年。我的天空很灰白。
 
晚上,感到悶熱。工作未畢卻已夜半,我的貓兒佔了我的沙發床,睡意正濃。慢慢的,把藥吃完,便倒坐在貓兒旁邊。左邊是三筒,右邊是 Toffee。貓囡囡三筒用盡一切方法讓我知道她是如何的喜歡跟我在一起,貓媽媽 Toffee 只是很酷的睡在一旁,一聲不響的望著我和三筒。也許,她們勇敢的表達愛和喜惡,是我應該學習的地方。她們讓我感到自己與她們之間的牽繫,我對她們又是如何的重要。她們躺在我的床上,那種自在滿足和安全感,我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

我在想,除了我的貓兒,還有誰有著一樣的感覺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