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friends’

Being blank

帶壽星女外出晚飯看電影,談了半晚,她煮黑咖啡給我作早餐;探趙醫生去;與好友吃炸雞午餐;回家,收貨;梳洗、化粧,趕往朋友的婚宴;又回家,對著電腦發呆弄這弄那,跟朋友透過電話忽發奇想,倒頭大睡;睡過頭,繼續睡過頭,貓兒分佔我的床;吃了杏仁餅,終於弄通怎樣用微波爐翻熱雪藏燒賣可以比較好吃;又看了朋友借給我的電影;接著還要梳洗,外出與朋友聚舊,聽說還有新朋友;再回家,睡一會兒,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H 昨天說很久沒看到我的文章,我告訴她,現在的生活很空白。

縱使日程表給塞得滿滿,其實心裏面沒有甚麼東西著緊,面前可以走的路很多,又好像沒啥。

有幾件事我想做的:做 gym、做好公司的事、繼續看醫生吃藥賺錢交醫藥費、繼續疼我心頭的幾塊肉。

還有睡覺。

朋友借我的,是 Hugh Grant 的 “About A Boy”。他在故事裏,不用打工,只靠老父唯一 all-time hit 的版權費過充裕的日子。可幸的是他漸漸發現自己的生活很填塞卻空白,it’s just meaningless。往昔的他,生活哲學是 man is an island;那個闖進他孤島的小孩,卻讓他知道 no men is an island, and we all need backup。兩個人一起生活還未夠,我們需要更多的 backup,無論是家人、同事、朋友。第三個聖誕節,他邀請朋友們到他家慶祝聖誕節。

我也搞了個小型派對,29 + 1,因為 no men is an island,特別在生活空白的日子。

 

中藥

Sheta's taking Chinese medicine everyday... so boring...我想,沒有那個小朋友會喜歡吃中藥。
 
還記得小時候,我跟西醫叔叔說:我吞藥丸很棒,你可以不給我藥水好嗎?
 
藥丸,用水一灌就掉往肚裏去,是甚麼味道也不曉得;只是藥水和中藥,那股怪怪的味道,會在你口中「繞樑三日」。
 
有一次,我發高燒,看過三個西醫都不行,媽媽帶我看中醫。我跟她苦戰了兩個小時,她才成功把藥灌進我肚子裏。到現在她還是喜歡把戰績告訴親朋戚友。

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有誰共鳴

商業電台《有誰共鳴》金培達嘉賓主持

每天也收到不少親朋好友的轉寄郵件,在工作繁忙的日子,通常會略過不看,每每等到週末的時候,才發現那些資訊已經到期,彷彿錯過了很多身邊的事。

今天在公司收到朋友的短訊,隨手一按,是商台節目的網上重溫。是好友金培達嘉賓主持《有誰共鳴》。這節目邀請嘉賓分享他們喜歡的音樂,並呼籲聽眾以行動回應,支持香港的慈善及志願機構。

今天,我們的好友金培達,那個站在柏林影展拿著最佳電影配樂銀熊獎的巨人,在商業電台的錄音室裏,支持我全職事奉的機構--香港基督徒音樂事工協會。我們並不知道來龍去脈,只是有義工在電台聽到節目,給我們發短訊才知道。當我把這消息傳給我的好友時,她說她已經發短訊回應了,我們都覺得好感動,因為我們的好友在明處暗處都支持我們。

希望你們會按上圖的超鏈結,聽聽金培達分享的音樂(網上重溫或於今晚20:00-21:00或01:30-02:30(重播)收聽雷霆881)。聽到感動處,以手機發一個空白短訊去50881903,透過電訊公司捐出港幣伍圓支持我們事奉的機構!歡迎將這消息發放出去,讓音樂帶來的感動延伸。

祝福你有美好的一天!

後按:節目內容每天不同,若你興趣聽金培達的那一集,可以在網上重溫(須為登記用戶)。若想支持該機構,歡迎到我們的網站查詢。

 

朋友

朋友翻譯的書拿了出版年獎,好像還是金獎。
朋友夫婦倆的「第二名」日日長大,快要面世。
朋友昨天收了新屋鎖匙。
朋友的名字出現在 CD credit list 中,還會愈來愈多。
朋友熱衷於網球聯賽,鍛鍊自己擁有 stronger mind and heart,同時輕了十多磅。
朋友熱衷於網上橋牌聯賽,鍛鍊自己對抗睡魔。
朋友夫婦倆剛連續去了兩次旅行,先是峇里,然後是曼谷,好不快活。
朋友轉了工,在另一所專上學院教媒介電影和文化評論。
朋友說:最近在學少點牢騷多點風騷。
朋友代理 CCM 產品的業務正慢慢擴展。
朋友出了第三隻個人大碟,繼續一腳踢。
朋友在錄音室找到可以改進的地方。
朋友讀完了「原文(希伯來文)讀聖經」,在「我不認識的耶穌」查經班裏繼續讀原文(希臘文)。
朋友畢業後想進漢語聖經協會。
朋友搬回家與家人再次一同生活。
朋友重投單身生活,努力的在調適自己的身心靈。
朋友返教會了!
朋友以 $109 購得陳奕迅 Third Encounter Live 演唱會 DVD。
朋友說:I’m sure He’ll pave ur way.
朋友下年底會帶 2 x BB 回港!
朋友的三隻龍貓毛很長很濃密很逗人憐愛,跟她一家三口同樣溫暖。
朋友跟父母慶祝結婚週年紀念,在異地共聚切蛋糕,很平凡很溫馨。
朋友唱 demo 錄 CD 噪子不錯,可以繼續接工作呢!
朋友要結婚了。
朋友夫妻倆終於置業。
朋友已預備好服飾參加月底的探戈舞會。
朋友從美加短宣回來,嘩!不經不覺她離開了一個月。
朋友說丈夫的公司正在擴展,業務很不錯。
朋友約好要在公司吃火煱。

朋友,你可好?

朋友的喜悅,要逐一寫下來,恐怕要不眠不休對著螢幕打個痛快。
這般告訴天父,然後睡個香甜。

 

That’s life

A family comes back to Hong Kong for two weeks, and I’ve spent some days with them, eating out, shopping, babysitting, and most importantly, chatting. I’m glad that we make good friends offline. We share quite a few important moments of life together. Thanks for your love and care, and hope to see you very soon. I love you all!

Having dinner with birthday girl tonight. I’m glad that she sounds happy when she receives my phone call, and I know she has great time with her ex-colleague in the afternoon. We have a great dinner in a smoky restaurant (we can be happy even the environment is that bad, it’s a matter of choice). We talk about jobs, career, food and health. I’m sorry that I can’t say “Happy Birthday”, because I’m a bit lost, after seeing doctor today. We’re all aging. Anyway, my dear friend, all the best everyday in your wonderful life! Got that job and seize for better life in Jesus!!!

Chatting with a friend tonight, about my cat and his dog, about aging, about death. We live under different clocks, facing similar scenarios. We stock stuff in our houses throughout lives. We got problems in throwing junk away. It’s another matter of choice, to buy new things and to throw away old stuff. We got to spend hours in picking “valuable” things from junk hills. But at last, they’re mostly left untouched for another decade. What are the things / people / stories / memories / emotions we’re trying to grasp firmly in hand? Would it be a lost giving them up? We’re fear of changes. My way of facing fear is to admit the fact, and try tiny step of changes. I’m afraid my cats are all leaving me someday in my life. So, I start to adapt to the foreseeable ending. Someday, one day, they’ll leave me alone. So what can I do?

Life, without rehearsal, without replay, you’ve got only “take one” for every seconds.

How are you going to live it out?

 

氹氹轉

The Tango Lesson - Milonga De Mis Amores

The Tango Lesson - Milonga De Mis Amores

Forward . pivot . side . pivot . backward . side

氹氹轉。
這個世界只得我和你。

並非自顧自的在扭動身體。
我跟你之間,有一道無型的線在牽繫。

繫在我們的頸項,繫著我們的心。

因為有你跟我同心同步,pivot 變得容易。
當我們步伐不一致,我們就不美了。不只是舞步不美,而是兩個人的關係不美。

我們踏著相同的步,畫著圓圈,你只看著我,我只看著你,四周的景物在轉在轉,而我的雙眼只容得下你,甚至遺忘自己。

我們的雙手是彼此的支持。
我們的雙眼在微笑。

我們享受這單純的美好。

在錄音室,喝紅酒慶賀新年。

我跟 Steven 說,我在學阿根廷探戈。
我在學 walking。每天的練。

他說:「The way you walk, the way you feel your body.」

我說:「相比鋼琴課,在探戈課我比較開放去嘗試新東西。」
他說:「鋼琴有太多東西要想,很難放開心懷。」

也許,鋼琴那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探戈,甚麼都不用想。
只要自信、漂亮。

唱歌・錄音・音樂製作・鋼琴・探戈
我慶幸我身邊有那麼多良師摯友,細意的觀察自己提醒自己,為要使我活得漂亮。

延伸閱讀:

The Tango Lesson – Milonga De Mis Amores 的片段

 

12

昨晚參加了一個快樂的婚宴,我的兩位好友經過12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12月12日結婚了。

1990年我開始上教會,認識了新郎和他的哥哥。一年復一年,他全家歸主,父母和四兄弟都認識了。

至於何時認識新娘呢?

其實我跟她的家庭是世交,我們的父母於17、18歲時已認識,距今已差不多40年了。所以,我跟新娘也認識了2X年。(這個不好透露囉~~~)也是她把我邀上教會的。

他們認識了一段時間,就開始交往,一晃眼,已是12年--觀看他們的舊照片時,感覺尤深。

昨晚我們一家四口,很多 uncle auntie (即是爸爸媽媽跟新娘父母的朋友們),還有教會的兩對夫婦,共坐一席,渡過了快樂的晚上。

在此祝福 Ivy 和 Pele 共創美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