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8th, 2004

Crème Brûlée Latte

菠菜芝士批的碟上,總擱著一包茄汁。我從沒碰過它,就連想也沒有想過。若真的硬要我想像它們混在一起是怎樣的滋味,我想我會受不了。

探戈課後,走在蘭桂坊,男男女女在享受他們的快樂時光,而我,不怎快樂,甚至有點失落。想起那法式甜品的窩心感覺,也許能填內心的空洞感。便獨個兒走進那熟悉的咖啡店,要了一客菠菜芝士批,還有一杯 Grande Crème Brûlée Latte。

這個晚上,心裏容不下 Gingerbread Man。
一直為著鋼琴課的事在煩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