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5

年終到歲首

我經歷了最壞的一個除夕夜。

是工作合約的最後一天。
沒有人告訴我不被續約。
薪金和補水沒有拿到。
損失了未來回去兼職的機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