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4th, 2005

今天,感到很孤單。

窗外,風很大。我給自己煮了咖啡,獨個兒坐在電腦桌前。父母都睡了,還只不過是十時半。

我就喝起咖啡來。

這夜的風,把秋老虎趕跑了。
有點涼,我著自己加衣。

呼呼作響,打在窗上臉上,我想起 Houston 的伯娘堂姊堂兄。他們走不了,可是留在家呢?

這夜,只能軟軟的倒坐在沙發上,喝著 decaf,看著微涼的夜一點點的流逝。

我們甚麼都不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