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5

Black Friday

My friend John told me it’s Black Friday in US now. Definitely not about 13 November, but the Friday after thanksgiving holiday, while retail stores’ account turn from red to black today because of all kinds of crazy sales after thanksgiving holiday.

He sent me some newspapers’ scanning about those crazy sales ad. I found there’re some items’ price tagged $0 after rebate. Great deal! Retail stores open at 6:00 in the morning, and he said he’ll queue outside there at 6:30. It’s just unbelievable, until I watch Bloomberg tonight.

I learnt from the Bloomberg that stores are giving less discounts this year, and they expect a drop in sales on Black Friday. People are quite conservative in spending money, because of the ever-changing oil price tag.

Web stores are getting the highest traffic in this week, since customers are all busy checking price on the web. Next Monday, called “Cyber Monday”, the web stores are expecting increase in sales volume after the “Black Friday effect”.

I wish I can be there, buying a piece or two affordable electronic devices and audio gears in good deal. On the other hand, I’m glad I’m not there, for it saves my pocket.

Having watching Bloomberg for an hour, it brings me back the days studying business and marketing. Good old days!

Last and importantly, I’m glad to know that I don’t have problem watching English-speaking TV programmes. Thanks to “The Apprentices”, “The Amazing Race”, “The Rebel Billionaire: Branson’s Quest for the Best”, “Nip/Tuck”, “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 and “Lost”. :D

 

我的冬天

Highway... Solitude...

零落的鋼琴聲音,細細絮絮。

落葉上要寫字 願望是讓眼睛只看到善意
我要我的天使同情我廝守一輩子
花不開也看成奇蹟 枯乾的世界漫延
不要問我那故事難過極了

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冬天。

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已害怕光線 停留漆黑中等變酸
天多灰也當是藍色 深居於新生樂園
軀殼在這個世上零度裡探賞

這個冬天,好冷好冷。還記得六月,夏天還沒來臨,還以為今年沒有秋季、沒有冬季。

途中花瓣結霜 連手心都凍傷
又再妄想 連呼吸都灼傷 求天賜我膽量
若意識裡沒法看穿這個下場
期望你空中拖著我歌唱
手捉不到 在透明異國共舞

我跟你,隔著時空。在玻璃的另一面,可也是寒風刺骨?

寂寞夜裡出現 是為著讓曙光消散了便算
我已害怕光線 停留漆黑中等變酸
星星粉碎了留痕跡 一早知願望樹絕情
不要亂碰那次傷口太深 越痛越要分心

這裏的冬天,黑夜沒有盡頭。北風從哪兒來,要往哪兒去?

只可惜當回憶統統結霜 連真心都凍傷
就怪我的求生聲音太響 難擁你到天上
若有天你望見世間我已著涼
原諒我不小心或太緊張
屈膝禱告 為我們下世預告
來生比你走得早 好想你擁抱

夢裏,今夜沒有你。

落葉上再寫字 願望是共你於天國裡遇見
昨日未了的事 靜靜讓你知

我的心裏,有你。

 

記得往事如煙

We're back to Bucherer to do the last minute shopping... and I buy this clock... fully mechanical, 7-day clock.想起往昔零碎片段。

那年剛出來社會做事,又過了一年就搬出來獨居。曾經喜孜孜的告訴朋友,我終於擁有自己的房間了。朋友見我快活得出神,不禁冷冷的道,我不會明白你的快樂--我從出生開始就擁有自己的房間。

掉進了兩個人之間的深淵。

人大了,變得成熟了,坦白一點,是變得愈來愈多顧慮。

逃離是人類的第一宗罪。在許多的事上,我選擇逃離。逃離那惱人的深淵。不想打擾別人的興緻,所以站遠一點。

我右面那扇窗轉來了銅管樂的聲音,在政府建的,那舊式工廠大廈頂樓,一群少青人在練習。練習嘛,大部份時間都不那麼完美,但卻讓我很踏實的回到生活裏。

畢竟,沒有應許說天色常藍、花香常漫。

一個人生活,要多久才學懂呢,要多久才自在呢?

今晚,一個人逛海旁,看天看海

 

漫長的一天

昨晚跟電腦搏鬥至清晨,貼了求救文章,倦極而睡。

今早跟上司交代了用作測試軟件,那可憐電腦的情況,便繼續跟它搏鬥。

二時許,肚餓得很,我才想起我還未吃飯。

跟媽媽吃過下午茶,在屋邨商場極之簡陋的電腦用品店買了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軟磁碟和 DVD-R。

一筒一百隻 DVD-R 可夠我作幾年資料備份。
十隻二點五寸軟磁碟可以用來幹啥?

Partition Magic…
載舟亦覆舟。

直至下午五時二十五分,革命終於成功。我用 Partition Magic 製作的起機軟碟把原本裝系統的硬碟分割 unhide & activate,我親愛的工作介面重見天日。確定了資料及其備份都無恙,我把新安裝系統的硬碟分割洗掉,然後再把那剩餘的分割調整大小,還把硬碟二的兩個分割合二為一。

做了一整天外科醫生,好睏,睡覺去。
醒來重灌作業系統。

嗯!看來在這兒求救不行,收看率似乎低得可憐⋯⋯
:P

 

求救

我的電腦病重,急需幫忙。

電腦共裝有兩隻硬碟,硬碟一分成兩個分割,C: (System)、D: (Warehouse)、還餘下 4GB 未分割。硬碟二分成兩個分割,E: (Warehouse 2)、F: (Video)。

數小時前錯誤地安裝了 Boot Magic,反安裝不了,還 boot 不了原本的 WinXP Professional (Service Pack 2),見過 WinXP logo 之後就有錯誤訊息說找不到 chkdsk 檔。原本裝系統的硬碟分割代號由 C: 變成 J:。用 WinXP install CD boot 機,在修復主控台 (recovery console) 做過 fixroot,但仍然 boot 不到 WinXP。試過在原本的分割重裝 WinXP,但程式說不能在該分割安裝系統,而那硬碟分割列表顯示 J: 為 Inactive (OS/2 Boot M.)。最後在剩餘那 4GB J: (Video 變成 E: Warehouse 變成 C:)新裝 WinXP,發現原本系統分割 System 的狀態變成「狀況良好(不明的磁碟分割)」。

現在我儘可能為兩隻磁碟機做備份,然後想想辦法如何可以救回 System 的資料。當然,能救回 MBR 不用我重灌 Windows 就更好,但我已不敢奢望。

誠邀高手出手相救。

 

維港

早上電台的烽煙節目最近都在討論維港填海啓德明渠機場跑道。
那邊廂,很多很多中外遊客慕名而來觀看維港夜色。

在公司小小的 cubicle 內,我常轉臉望向右方。雖然身處工業區,我還是可以盡覽維港景色,是中環廣場至鰂魚涌;面前有改建成 golf course 的舊機場跑道,巨型郵輪靠在離岸處,燈泡一閃一閃的,好美;往右面看遠一點,是朗豪坊以外的南九龍半島。

看著日頭在西方慢慢沉下,夕陽不再溫暖我的雙臂,對岸燈火卻更濃,一點一點的疾走在歸家的路上。經過整日的辛勞,他們吃喝玩樂去,他們回家去。

我想念西營盤的家,荃灣的家,都靠著岸邊,家中總有一扇窗能看見海港。

這幾年,都不會走在海邊,看天看海。
今晚,很想出外走走。

Sunset in muddy sky

 

不良嗜好

陳奕迅《U87》

陳奕迅最新專輯《U87》內有一首歌很得我心,他以生鬼的演繹告訴大家他的不良嗜好--吸煙。

不良嗜好  陳奕迅

作曲 林一峰
作詞 黃偉文
編曲 林一峰 Edward Chan

茶和咖啡 同樣供給刺激
可惜世上 唯有煙 熱吻足我十年
因此你天天迫我 但我一直未停
我願長情到底 明日不必戒煙
好比繼續待你好 習慣得太自然
本可以狠心改變 但我不想改變

情人鬧我也好 情人罰我也好
還時時待你最好 而情形就似戒煙
明明陋習也好 然而就是我喜好
興奮地熬

人人有些 習慣不想放手
好比購物 是你的 絕對尊貴自由
即使戒之可得救 但你不想得救
這問題 由我講 我攪清楚已久
早知快樂和有益 就似水碰著油
不可以一起擁有 願你都不追究

情人鬧我也好 情人罰我也好
還時時待你最好 而情形就似戒煙
明明陋習也好 然而就是我喜好
聞說相戀比惡習還 恐怖
聞說吸煙有害程度 如小巫遇大巫

情人鬧我也好 情人罰我也好
還時時待你最好 而情形就似戒煙
明明陋習也好 然而就是戒不到
聞說相戀比惡習還 恐怖
而戒煙相對沒難度 或者
受到監管的確令人 苦惱
但你嚕囌都想我好 難忍卻又自豪

我們或許沒有吸煙習慣,卻不多不少有著一些不良啫好,我也有,我明白不能自拔的感覺。

要數最危險的一次,是跟抽煙有關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陌生

最近變得沒那麼 Internet addictive,不會一天上 webstat.net 數次看點擊率。漸漸我也記不起誰來過誰沒有來、人多了還是少了。當然,也不到我去介意。

走進朋友網友的網站,不知從何看起。有些朋友的近況更是嚇我一跳,原來去過兩次旅行,原來要結婚了,原來兒子已經十個月大。

朋友見面時,都問我是不是很忙,沒見我寫文章。

總覺得,忙碌很多時都只是一個很爛的藉口,最少我不敢這樣告訴朋友。雖然從來沒把這兒當成日記,不會由擦牙洗面一直記到上床睡覺。沒有寫文章,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其中有很多想寫下的題材,卻沒有寫出來。

因為恐懼。

不像在日記簿一筆一畫的寫,可以收在隱秘的地方,害怕被媽媽偷看,還可以加個鎖頭。寫文章刊登在印刷媒體,特別是在網站發表,就像赤身露體四處遊盪--其實還恐怖,因為永遠都不會知道誰在窺看著自己的生活、想法和情緒。他或她可以是認識的朋友或敵人,不認識的陌生人,住在隔鄰,或隔著太平洋大西洋。

十多年來,自己或朋友遇到被網民滋擾的事太多太頻密,每隔數年又被逼重新選擇是否繼續寫下來。只是,像朋友愛蓮所說:「說到底,還是不得不寫。」

我們享受寫作,是靜下來檢視四週的人和事,沉殿自己的想法和心情,透過文字去煉淨自己,在互動及交流裏我們聆聽觀察別人的想法和意見。可是,被偷窺被滋擾卻從來不是我們的願望。

俚語有云:「吃得鹹魚抵得渴。」
無奈的告訴你,我所付上,每隔數年來訪數月的陣痛,正因如此。

半年前又再一次落在這個困擾裏,朋友說應該「當佢冇到」,但為著自己和身邊的人,我選擇減產了。只因科技每天的進步,特別是搜尋技術發展得很快,甚至會成為未來五年的核心。無論我如何改頭換面或化身別個身份,有心人始終能尋見。選擇維持真身,唯有寫得小心一點吧。

這個城市,就像今年四季的變化,愈來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