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7th, 2006

滿足

Two people從紐西蘭回港後,身體和精神一直都很差,特別是吃了十多天中藥,常常感到四肢無力,像在病與未病之間。還要每天的吃藥,直至病情改善,也許是兩個月,也許是兩年。我的天空很灰白。
 
晚上,感到悶熱。工作未畢卻已夜半,我的貓兒佔了我的沙發床,睡意正濃。慢慢的,把藥吃完,便倒坐在貓兒旁邊。左邊是三筒,右邊是 Toffee。貓囡囡三筒用盡一切方法讓我知道她是如何的喜歡跟我在一起,貓媽媽 Toffee 只是很酷的睡在一旁,一聲不響的望著我和三筒。也許,她們勇敢的表達愛和喜惡,是我應該學習的地方。她們讓我感到自己與她們之間的牽繫,我對她們又是如何的重要。她們躺在我的床上,那種自在滿足和安全感,我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

我在想,除了我的貓兒,還有誰有著一樣的感覺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