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4th, 2006

Being blank

帶壽星女外出晚飯看電影,談了半晚,她煮黑咖啡給我作早餐;探趙醫生去;與好友吃炸雞午餐;回家,收貨;梳洗、化粧,趕往朋友的婚宴;又回家,對著電腦發呆弄這弄那,跟朋友透過電話忽發奇想,倒頭大睡;睡過頭,繼續睡過頭,貓兒分佔我的床;吃了杏仁餅,終於弄通怎樣用微波爐翻熱雪藏燒賣可以比較好吃;又看了朋友借給我的電影;接著還要梳洗,外出與朋友聚舊,聽說還有新朋友;再回家,睡一會兒,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H 昨天說很久沒看到我的文章,我告訴她,現在的生活很空白。

縱使日程表給塞得滿滿,其實心裏面沒有甚麼東西著緊,面前可以走的路很多,又好像沒啥。

有幾件事我想做的:做 gym、做好公司的事、繼續看醫生吃藥賺錢交醫藥費、繼續疼我心頭的幾塊肉。

還有睡覺。

朋友借我的,是 Hugh Grant 的 “About A Boy”。他在故事裏,不用打工,只靠老父唯一 all-time hit 的版權費過充裕的日子。可幸的是他漸漸發現自己的生活很填塞卻空白,it’s just meaningless。往昔的他,生活哲學是 man is an island;那個闖進他孤島的小孩,卻讓他知道 no men is an island, and we all need backup。兩個人一起生活還未夠,我們需要更多的 backup,無論是家人、同事、朋友。第三個聖誕節,他邀請朋友們到他家慶祝聖誕節。

我也搞了個小型派對,29 + 1,因為 no men is an island,特別在生活空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