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nd, 2007

女人的高跟鞋

H:

你說,那晚你醉了,只記得老師說過我們探戈時一定要找住重心。你甚麼都顧不了,因為實在太醉,冰酒、紅酒、port 和那瓶我都不敢喝的中國酒。你只記得你要找住重心,你只記得你很快樂。

Tango shoes

我們腳底下的那雙舞鞋,造就我們走過一圈又一圈。她忠誠的緊貼我們的雙腳,鞋底弧度及厚度穩妥的承載著我們的重量,在探戈裏,她承載了我們的生命。鞋頭多是半開放式的,老師說是避免把我們的腳趾逼得太緊,限制了我們的自由。幼幼的麂皮鞋帶繫在腳裸,舞伴帶我們 pivot 時,小腿的動作多麼細緻多麼感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收到 C 的轉寄電郵,因著電郵題目 “Tough Time”,我把它打開細細閱讀,是對號入座的認為自己在過艱難的日子。看過我鍾愛的蘋果電腦創辦人 Steve Jobs 於2005年在史丹福大學畢業典禮的一篇演講後,我覺得我有理由重新檢視自己這麼多年過的日子,重新看得起自己,喜歡自己,繼續發掘自己的可能性……

好想好想跟你們分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