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18th, 2007

粒粒皆辛苦

寫部落格如耕田,收成粒粒皆辛苦。寫的時候全身是汗,生怕有些東西不能見街,另一些東西會引起不快。按發表鍵前再三校對,按鍵後還是繼續校對,就是不能有錯別字,讓看倌們看得不爽。每次重新再看都會引發陣痛,怪不得前人說寫書就如生產的痛--十月懷胎,諸多不便;日期滿足,你想不把他生下來卻由不得你;到孩子生了下來,還得面對冷酷異境,被世人評頭品足,只怕道行不夠,面對不了多少冷嘲熱諷,作為父母的也不免哭喪著臉,對著孩子,你望我,我望你。其實心底裏最怕的,是連批評的人也沒有,看過的人也沒有,連經過的,也沒有。

現代人沒耐性,我也是,最好廿四小時內給我長長的回應,還要繼續回應回應,回應回應的回應,回應回應的回應的回應,直至永遠。若果文章字數是「粒粒皆辛苦」,讀者回應可列為「瀕危物種」,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就如王母娘娘手中蟠桃般矜貴。

後知後覺的我,才知道我們這些自架部落格系統的 blog,被稱作「公海 blog」,許是因為沒有國籍沒有支援,也沒多少遊客會遊公海罷。也許有人會說,就算只有一個讀者,我還是會好好的寫下去。好明顯,我會比較貼近林子揚的想法:如果我的 podcast 只得一個聽眾,我會即刻執咗佢。(節錄自《同人唔同行》其中一集,不過唔記得邊集囉,只記得嘉賓是劉浩翔+鄭至芝。)

寫了一大段,無非想呼籲大家打幾粒字給我,當然最好每篇都打幾粒,儲起來可以開米倉就正喇~

另外,最近事忙,囤積了太多題目想寫卻難產,所以後知後覺的開了個 twitter account,有空會在那兒sidebar 吱吱叫,歡迎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