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8

最後今天

明哥尋找失落的曲詞,最後歸還日期是2月29日。
2月29日,四年一度,絕對好日!

有不止一個見習創作人問我:「明天真的是死線? 」
我答:「死線喎!死實實的線那會改?」

況且,「天比高隨時剪綵,不過日日最後今天。」
我們歡迎年輕人隨時加入我們,但機會一閃即逝。要不要把握在手,任君選擇。

可知道外面的世界,其實變得更快。

能否想像,現在我也在趕 demo(同時竟然花時間在這兒寫寫畫畫)?
將芭樂變節奏怨曲,琴要重彈,鼓要細執,貝斯也要改。我跟你也許一樣,今晚齊齊「通頂」!

「俾心機喇年青人!
 我等你!一定會等!
 等到聽晚十一點,逾時不候。」

 

陪伴我的小木板

Anger is one letter short of Danger

放在案頭的小木板,今天隨我回天比高。

 

影像記憶

LOMO Smena 8M

心在跳

馬時亨 有誰共鳴 在天比高
那天晚上站在控制室,隔著玻璃,看著何利利監製《有誰共鳴》在天比高,馬時亨局長來天水圍探我們,跟見習創作人互動。雙眼看得感動之時,腦海裏響起達明一派<那個下午我在舊居燒信(不一樣的記憶)>。

然後,同事告訴我,要開動策劃圍音樂第一圍,他說,我們要圍明哥。

圍音樂第一圍:作明哥歌填明哥詞
我說:我要交二十首歌!
他說:我幫你填詞!

 

新生活

天比高創作伙伴

新年,新生活,在天水圍,在天比高,在圍音樂。

如果你以為我們有甚麼要教年青人,你應該來,跟我們一起被年青人震撼。他們對未來的憧憬和熱情,態度之樂觀甚至狂熱,實在教我自愧不如,鼓勵我也向著夢想急起直追。

有一位年青人跟我們分享,當他花上個多小時乘車到這偏遠的地區,他忽然明白新界北區居民實實在在面對的問題,他才明白報章雜誌新聞特備節目所報道的,是如此貼身。我對這年青人的觀察力和同理心,感到驕傲。

來!讓世界看到你,讓世界為你感到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