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8

天冷了,送你兩首溫暖的歌

好想在這裏跟大家分享兩首歌,都是 SMAP 的。知情的密友們可能已在偷笑,因為最近兩個月來我迷上了木村拓哉。雖然身邊一直有很多很多喜歡日本文化、音樂、電視劇的朋友,但我從來都沒花時間去了解過欣賞過;甚至對太過受歡迎的潮流事物都有點反抗情緒。所以若果有那麼的一天,我又忍不住告訴你自九月而來的瑣碎事,請你明白我是真心想跟你分享感動我的人和事,就像這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ghland Cathedral

這一兩個月沒有甚麼特別的東西想寫,就算腦中閃過一些題材,卻沒有空間時間繼續蘊釀成文章。

直至早兩晚在外工作後跌傷了尾龍骨,連走路也成問題的時候,堆山的工作也只好放下。這個時候,收到朋友分享的一段片段,Highland Cathedral,聽得毛管豎起。一個人靜靜的,心也靜下來。

難得沒有以技術角度分析,簡簡單單的把心打開,被音樂包圍、擊倒、溶化。這樣的音樂真的不多。

朋友的朋友說:「97回歸前夕,肥彭離開港督府時亦高奏此曲,臨別依依。」
此刻的心情也依依。

 

延伸閱讀:尹思哲《案內人隨筆》〈Highland Cathed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