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everyday’ Category

一個人在途上

漫天煙霞,看不到對岸。
今天,特別想到這首歌。

一個人在途上

作曲 劉以達
作詞 周耀輝
編曲 黃耀明、蔡德才

塵埃在我後面蕩漾
蕩漾 過後墜落地上
地上的黃土一樣
一樣的模樣

頭髮在我後面飛揚
飛揚 也始終在糾纏
糾纏的總看不見
看見 卻永遠不散

夕陽在我後面低沉
低沉的黃色染我身
我身後是我一生
一生的紅塵

當一切開始的時候身邊有你
不知道什麼時候失去了你
當時我是明明是緊緊的靠著你
忽然只剩下我自己

是否我走得太快
還是你走得太晚

當一切消失了以後 我懷念你
當從頭開始的時候 要拋棄你
是因為我害怕再一次見到你
突然想起了我自己

想念不想念之間
一個人一個世界

我懷念你 失去了你
我拋棄你 想著自己

黃耀明《明明不是天使》

收錄於黃耀明《明明不是天使》大碟

是否我走得太快
還是你走得太晚

我真的不知道……

 

發夢

今早從睡夢中掙扎醒來,夢中的我回演藝學院考入學試,School of Technical Arts 七年前收我讀 diploma of technical arts (sound design & music recording),這次卻不收我回去進修(?)。夢裏,我正趕回校考 School of Music 的 composing 試(?)。我走錯了路,到了第二關的試場,夢裏沒有看到考試但卻考了。後來有人告訴我日後再補考第一關,而第一關是體能(?)。

碰到鬼佬老師圖化,跟他談起來(?)。走到他的辦公室,那是一個很大很大樓底很高(起碼兩層樓高)的大房,裏面有很多沒有間隔的工作枱和儲物櫃,還有很多忙得團團轉的老師,像是中學的 teachers’ room(?)。他邊跟我談,邊在選衣服放到模特兒公仔身上(?),而他明明是教音響的。

然後我走了。

 

呢個乜鬼嘢夢?!
嚇死我!

 

為自己做的事

上週,取了一天假期,在家睡昏頭(雖然之前的晚上在錄音室做通宵至早上七時半)。

買了一本雜誌。

確定了可以參加今個月的探戈舞會,YO!

週五晚外出,見了好友,在他的工作室學了很多,雖然他不在身旁,見客去(看演唱會和被帶到老蘭溝女,哈!)。半夜,他回來,看我工作,又教了我很多,然後在沙發半睡半醒,直至天亮,我們吃早餐去。Flying Pan 的 Californian Omelette 好吃得很,我們談天說地,不知不覺已三句鐘!然後,返回工作室,看他做電影配樂,像打機。好想打開他的腦袋看看是怎樣運作的(就像他借我看的電視劇集 “Heroes” 那個被遺忘的鐘錶修理師傅 Sylar)。

構思良久的 podcast 終於開始錄音了,心情興奮得很呢,彷彿已經感覺到首播的激動。

週五晚上買的那片星巴克香橙蛋糕,今天在外出工作前拿來醫肚,味道還是很好,特別是那層芝士,美味得我想多吃兩片。

今晚錄音工作完了,跟監製吃晚飯,一桌都是小食,牛柳粒好吃得很,他趁高興點了清酒。我捱過三晚通宵過後,身體不好,作病中,所以不敢喝,但心情卻是高興得像喝了很多。監製引用金大班的說話:One thing lead to another thing。承你貴言啊!

回家,輪流抱抱 Toffee 和三筒。

今晚好好的睡,明天努力工作,晚上上健身房去。

 

之前多番天氣突變,身邊的同事家人朋友都紛紛病倒。奇蹟地我沒有病,只是嚴重地失眠了不短的日子,但更慶幸在睡眠不足的日子依然沒有病倒。

這個星期我不斷跟自己說,不要等長假期才病。

唉!結果就是病倒了。昨天在公司不斷打噴嚏、鼻水長流,同事初時會送上紙巾,然後忍不住笑,接著開始為我擔心起來,後來甚至都習慣了,因為我整天間歇性不斷打噴嚏,完全控制不了。

今早起來,喉嚨有點感覺。知道媽媽正打算看中醫去,我便立刻起床梳洗陪她去。

我告訴中醫我開始發感冒,打噴嚏、流鼻水。中醫問了很多症況,全部都沒有發生。最後他補充:「你今日會開始咳了。」

結果,喉嚨沒有痛起來,沒有打噴嚏,偶爾流點鼻水,絕對沒有咳。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早去看醫生去,甚至有沒有病倒。

還是那碗極其難喝的中藥管用呢?
都不管了,早睡早起。>_<!

 

告訴誰?

你介紹我看美國最新的電視連續劇,那個清晨前夕我們看了一集半,是第九集和第十集。不時你要按暫停,將劇情背景告訴我,單看你手舞足蹈已經好快樂,而且你的解說讓我找到重點。畫面繼續,我跟你一起探索新故事新情節,你看不懂的我卻明白。你說我聰明,我說:終於輪到你讚我喇!其實還是你的功勞。然後你說,因為每一集都是 cliff hanger 作結,所以絕對不可以看到最後,不然我們走不了(那不是更好嗎?)。就在劇情節奏比較緩慢的時候,我們動身離開,你可知其實我捨不得。回家倒頭大睡,累得像被打了一身。醒來已經在掂掛那電視劇,還有你的注解,令我繼續似懂非懂的把碎片連結起來。十二個小時後再睡,然後,夢裏,我糊裏糊塗困在被殺的險境,當看見揮刀過來的時候,我從睡夢中叫了出來,醒來滿身是汗。數小時後,在公司幹活,我忽然驚覺我的夢是關於那電視劇的,是我漏掉不敢看的兇殺場景,看的時候,我怕得險些要把臉藏在你懷中。

我想立即撥電話告訴你,可是,我沒有。

在新年前夕,我申請放假一天,因為新年後會忙得停不下來。我竟然選擇去迪士尼。其實我想約你,最終我沒有。可是,我還是很想告訴你,那一天我很快樂,很單純很單純的快樂。

是啊!我還是沒有告訴誰。

昨晚,我把 keyboard stand 搬回家了。花了整晚的時間,把 midi workstation 駁好,清理了很多雜物,還尋回送給友人甲和友人乙的禮物。那一刻我好想念我的朋友,可是我沒有告訴誰。然後,我對著 Roland A-30 彈了很久,想寫點快歌,因為最近遊歷過天堂與地獄後,知道自己其實一直都定居天堂,心裏就好快樂。我沒有告訴誰(可能 A-30 知道,可能 Logic Pro 也知)。

情人節收到一支粉紅玫瑰,初四收到史迪仔,其實我快樂得像溶掉了。我想他們不會察覺,我也不大察覺,因為我沒有告訴誰。

今天,錄音室的 Rosetta 800 曠工(!)。我的頭好痛,為甚麼拿我開玩笑,我只是打份工!我想起好友也是用 Rosetta 800,然後腦袋竟然偷時間小休一會,好好想想朋友的好。然後,我發現其實我還是身陷火海,面對著等錄音的小朋友,還有完全不明所以的監製,我要怎樣?噢!其實我只是個小女人,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要獨立堅強得撐起半邊天。三秒胡想過後,我抓了一把雞蛋糖,腦袋開始跑後備程式,想想怎樣收拾殘局。然後,我羨慕有人為你搭建工作站之餘,還給你兩張白紙寫滿系統接駁和 FAQ。

我還是沒有告訴誰,除了幫我設計錄音系統的工程師,和被我迫來救亡的好友。(真的四百萬個感激,我會儘快出嫁然後派利是給你兩個兒子,雖然那成功的機會率微過中六合彩……我還是買六合彩好了……)

方大同好好聽,CK思祺好好聽,好聽到我把 CD rip 到 iTunes 之後堅持要直接聽 CD(是啊沒聽 CD 很久最近都是聽 AAC)。是兩種很不同的好聽。還有,撞鬼啊我竟然開始喜歡聽薛凱琪,天是將要掉下來還是溫室效應還是厄爾尼諾?其實好想告訴你,但你說你出席頒獎禮時才第一次聽〈愛得太遲〉。也許你不大在意流行樂壇在流行甚麼,反正你做的歌一直都好流行就可以了。所以,我還是沒有告訴你。

嘩!那麼多個你。

每天都有著太多的東西沒有告訴誰。回到家貓貓總走來迎接我,本想全都告訴她,但當把她擁進懷內,才覺得甚麼都不用說,在懷抱裏靜默已很足夠。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收到 C 的轉寄電郵,因著電郵題目 “Tough Time”,我把它打開細細閱讀,是對號入座的認為自己在過艱難的日子。看過我鍾愛的蘋果電腦創辦人 Steve Jobs 於2005年在史丹福大學畢業典禮的一篇演講後,我覺得我有理由重新檢視自己這麼多年過的日子,重新看得起自己,喜歡自己,繼續發掘自己的可能性……

好想好想跟你們分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teamed Milk @ 22:46

So dark inside

Please forgive me. I’m too tired to work, to write, and to think.

Even though I’ve chopped my time schedule into tiny pieces, I won’t have the ability to satisfy all parties’ wants. Dare not to ask for “no blaming”, I just hope I can get the tasks done.

It was just another terrible night. I took shower immediately when I was back to home, then rushed out again to finish another task. It just took me 5 minutes, and it sounds stupid to get on a bus and head back to home. So, I stayed in the streets, blocks following blocks.

Forgive me. In such horrible downside in my life, I really need some Starbucks.

I have my tall steamed skim milk with hazelnut syrup @ 22:46.

Buddies, forgive me if I call / SMS too much. Those were moments I need you so much, much more than you can imagine. Not far from now, I’ll start begging for your hugs and comfort. If the time comes, please do me a favour, pad my forehead, hug me gently, and tell me it will be okay.

Forgive me, I am tired.
Please shut me down.

 

終於冬季

整個十二月都像秋天,有點風,只是不覺得冷。羽絨大衣穿了兩天,其餘的時候只需要短毛衣配 trench coat 就已很足夠。

今天卻急速轉冷,聞說只得攝氏十度。而且我也不大清楚是否早兩晚穿載不夠,著涼了。今早醒來有點喉嚨痛--那是很久沒發生的事,自從定時上健身房以來,絕少感冒之類小病痛。

除了喉嚨痛,頭痛持續不散,我還以為是在公司剪接兒歌錄音時給他們極富創意的唱法和咬字弄得頭昏腦脹,原來那不是唯一原因。

是故,我選擇繼續躲在溫暖的被窩,睡呀睡呀,睡呀睡呀,直至下午五時。

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也許我真的病了。

到了晚上,穿很多很多衣服直至變成裹蒸糉,才敢離家找東西吃。站在美心快餐的餐牌面前,撥了通電話給體弱多病的學生,著他當心免得著涼。然後把食物清單從頭到尾看了三遍,沒有發現適合病人食用的。結果,我走到老麥開餐,是雞扒沙律和熱茶--很多很多的菜,儘量不用香草汁,雞扒雖然味有點濃,卻是烤的,在外吃晚飯能避開油炸食物已屬萬倖。

在超級市場買了些食物,對付初發感冒,清單如下:蘋果、奇異果、不含味精紫菜和三冬茶。

回到家,吃了一個蘋果,喝了一杯 manuka honey;邊看《三岔口》邊喝三冬茶;跟弟弟看《星矢》時吃了兩包紫菜;臨睡前吃了一個奇異果。

功效如何?明天告訴你。

只是,睡得實在太多,現在怎辦?
還是走進被窩放點輕音樂逗自己睡好了。

晚安。
還有,多加衣,別著涼。

 

Broken knee

I have my right knee slightly broken after the district concerts in last weekend.

Friends ask about what’s happening to my knee, and here is the story: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假期

趕完了錄音和剪輯,上週終於入紙申請十天年假。

2005/4/18 入職這公司,對上一次取用大假是今年年初往紐西蘭的短宣旅程,2006/4/18 回港,剛好是一年。這次的年假(連超時補假)比較短,將會於 2006/10/18 完結,距離上次休息已是半年。

彷彿我常常跟 18 結緣,生日的日子、住所的樓層……

這半年來不斷的工作,很多個週末週日也在工作中渡過,在平日也不太敢取用補假,因為一直在趕錄音計劃。所以這次假期伊始,我花上三天像般睡呀睡呀睡,才覺得稍微回電,不像早陣子般睡眠失調。

週一跟化粧導師老朋友吃午飯,她帶來了我堂姐的婚宴照片,我才知道她為我化的粧很適合拍照。晚上朋友又帶我吃美味晚餐

在家執拾了數天,週五我又再出動,跟密友到中環的 Flying Pan 吃 noon breakfast;下午遠征海怡工貿,在 Max Mara 和 Tequila Kola 流連忘返;黑麥晚餐還可更好;秘密購物行動神秘刺激;夜探蘭桂坊……勁呀~

今天做乖乖女,陪媽媽買太極刀吃刀削麵,閒逛超紙市場也是美好的節目。
明天返教會崇拜後跟爸媽北上,媽媽說想我散散心,我想也是。

剩餘的三天假期,希望不需要處理公司的事,繼續休息充電。
這是卑微的我小小的夢想。

註:是啊,貓睡的時間應該比豬甚至樹熊還長,只少我家的兩頭貓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