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everyday’ Category

情感效應

今天在公司附近的小地舖買「垃圾飯」作午餐。

甚麼是「垃圾飯」呢?我也不知道典故,同事一直都是這樣叫。最初是在公司附近某工廠大廈停車場出口旁的臨時街檔,在午飯時間就放數張摺枱在街邊,上面放滿熱騰騰的白飯和十多款美味餸菜,五分鐘內人龍聚集,大家熟練的走進大廈在地上發泡膠箱內選凍飲,然後指手劃腳的選擇三款餸菜,付上廿元現鈔便拿著戰利品離開。數個月後,他們租了對面的一個小舖位,就不怕雨天開不了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眼眉調

有沒有方法解決眼眉調?
(其實跳的是眼皮……)

已經三小時了,很累,很煩厭,甚麼也幹不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密码保护:All those good memories (private photo sharing with invited friends)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休息

今早向上司請了整天的假,在家睡覺,醒來甚麼都不做,讓腦袋休息。

電視沒開,電腦的喇叭不知為何駁不通,整天靜靜的,沒有拿任何東西填塞自己。

餓了,吃了兩隻大蕉,喝很多的水。

兩頭貓兒很優閒的在家中涼快的地方睡覺,我也會偶然睡在她們身上。

晩飯後,看過 The Inside,現在看24。

然後睡覺,明天開始,一直工作至星期天晩上十一時。

也許要好好計劃下一次做 gym 的時間,下一次見朋友吃飯聊天,下一次大假,下一次重逢。

 

一個人

三號強風訊號懸掛的日子,發生了很多小意外在我身上。

昨晚仍然睡得很差,已忘了是多少個晚上了。本以為做些運動能消減壓力,但看來還未有幫助。今早醒來已是中午,跟媽媽吃過午飯便趕回公司繼續做聲音剪接。

做剪接時,鍵盤旁有我的 MacBook Pro。它就像我的腦袋,儲存了很多東西,很多資料,太多寶貴的回憶,太多觸動心靈的歌曲,數不盡的感情片段。最近它總是伴著我,無論是寫歌做 demo,打譜,做網站,寫寫畫畫。走在街上,在心愛的咖啡店或餐廳坐下,一個人寂寞的時候,它讓我連上網絡看朋友去。

下雨的日子,工作情緒比較散漫嗎?這兩天收到很多很多朋友的電郵,或是轉寄,或是某交友網站的邀請加入樣板信,或是一貫風雨不改來自電郵名單的各式推廣。你可以想像每一天我們都花上太多的時間心力去過濾泛濫的資訊。

月前收到朋友的電郵,按指示去捐款支持某慈善團體,後來得到一年免費的英文虎報訂閱。流動寛頻服務夾附生果報商台及一些外電的電子手帳版下載戶口。iTunes 每天下載訂閱的 Podcast 到我用作流動硬碟的小小 iPod nano,收聽香港電台的晨早新聞天地(也好,我本習慣每天收聽,但最近都起不了床)。電子手帳的日程管理軟件也每天下載七日天氣預測當年今日和每日箴言。

還未計算回家倒坐沙發(亦即我的睡床)看有線新聞/亞視新聞/娛樂新聞台/24/ER/每月一兩本雜誌。

還有書展購回來兩尺高的書。

然後我發現,我被綁住了,我的時間被綁住了。每天不由自主地更新各式資訊,但其實看得聽得不入心,甚至連揭來看的時間也沒有。

就像眾多的都市人,繼續選擇不由自主。

在錄音室,聽得腦袋快要炸開,小休時掃了很多電郵,其中一個,我不敢碰。

接連無數個意外發生,我走到住處附近我最愛的連鎖咖啡店,坐下來,吃著小小城市相同的品味,登入網絡寫文章。探訪朋友的網站,更新了,很美很美,還給她撥了通電話。心頭暖了好一陣子。

這幾天都在做新的網站,多了照片及設計元素,還覓得心愛的短詞放首頁。每天都在咀嚼它的意思,雙眼變得澄明,世界變得寬廣。

Gelato @ XTC, Tsimshatsui

很愛很愛,不得不愛,也不得愛。
愛愛愛,你懂怎麼?

身心疲累,想起摯友給我的一句話:
「妳定會有天可以飛!」

是啊!我想飛…

美國友人又說:
“Don’t give up…”

我回答:
“Life continues…”

唱歌麼?(不要責怪我職業病發作!)
但其實很感動。

一個人的日子,還長。

也許生活會繼續的不如意,甚至愈來愈慘。

我們何時才做到:
「聽到的全部動聽 看的全是美景」

按:「妳定會有天可以飛」來自趙芬妮的歌〈小象與大象〉最後的一句歌詞「我或會有天可以飛」;〈Don’t Give Up〉又是趙芬妮的歌,《Life Continues》是陳奕迅的細碟。

 

小驚喜

20060706 004那天在公司,頭頂冒火,手上幹的活彷彿一世也幹不完。就在那時候,同事交給我一封信,厚厚的,我知道,他終於來了……
 
我和我的世界盃!

還記得我在六月頭貼過一篇文章《世界盃》嗎?這數星期穿著波衫的大口仔一個接一個的加入我的大家庭。為了將他們的名字記在家譜,這數星期它可能久不久就出現在大家的 bloglines、Google Reader 或其它大大小小的 RSS reader 內。

32 teams of World Cup 2006... still miss 4...

昨晚我終於拿到賽程表連時計,把一件又一件的大口仔波衫放進板內。我才清楚看到隊伍陣容,原來只差四個普通版和四個特別版。世界盃快要完結,不知道可不可以及時儲齊呢?

在此特別鳴謝 Julia,她看完我的文章,便留言給我。一個星期後我便收到她的來信,一共有十隻呢!

還有燕窩姐姐、Carrie、Danny & Tim Tim…

我的隊伍還未齊人,大家繼續幫幫忙啊!

普通版:Basil (4), Saudi Arabia (23), Spain (25), Ukraine (31)
特別版:England, Referee, Basil, Uruguay

明天又開始公司一連三日四場聚會了,下星期再見!

後按:終於儲齊了,多謝各位幫忙!

 

他媽哥鷄

那晩,監製沒有來,我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在錄音室剪錄音。過了半夜,耳朵要休息的時候,我把 ProTools 關掉,看朋友的部落格。
 
先有燕窩姐姐的「Handling loss」。
接著是小踢的「冠而的姐姐」。
 
iTunes 在播張栢芝〈忘了忘不了〉的劇場版。
 
忽然記得燕窩姐姐給我的他媽哥池,個多月前她給我,著我收留他。她說她連電子鷄也養不活。
 
那紫色小圓蛋一直掛在座位電腦監視器後的水松板上。我不知道她會不會想留下小寵物最後的樣子,所以一直都沒碰過,小天使就一直待在那兒。
 
直至那天晚上,把歌聽完了,張栢芝說:「阿文,我要忘記你!」
 
我把他拿來,胡亂按了鍵,鷄蛋在螢幕上跳動。兩分鐘後,小生命誕生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o ease your Monday blues

パン&ジェームズのおつかい大挑戦!

Be patient when you’re downloading the movie through a relatively slow connection, but you’ll find it’s worthy!

Have fun, my friends!

 

世界盃

Google's logo of World Cup 2006

朋友回紐西蘭,跟我報過平安後,便問我有沒有看世界盃。看他興緻勃勃的,沒打算整盤冷水當頭潑下,只問一個跟進問題:昨晚嗎?

他說:明晚,香港時間午夜。

噢!脫節得連開戰了沒有也懵然不知。

過了一會兒,美國朋友問我會否看世界盃,我如實相告從來沒大興趣,他說:這是我首次覺得你像個女兒家。(我想,密友都已猜到這美國友人會是誰。)可是,我卻告訴他,足球不是我杯茶,壘球才是。接著便如數家珍般將我和壘球的小故事一一打給他知道。他說要帶我去三藩市(!)看壘球(!),我說,那是棒球。我想,此時此刻,他只能維持原判,繼續待我如鄰家的小波牛。

說到底,我跟世界盃和一切足球活動都沾不上邊,實在沒有興趣看二十二個大男人在草場上追逐那小皮球。我只關心這段時間,我這廳長有沒有睡覺的可能,因為,有線電視提供的直播轉播以至所有有關節目,均深得我父親和弟弟喜愛,就連媽媽也會一起捧場。窄窄的梳化,連坐的位置也沒有,怎可能睡呢?

但,我仍想告訴你,今屆我跟世界盃靠得好近,只因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法國「未來樂園」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參予公司的十三天歐遊旅程九月八日,我們到達法國中西部維埃納省的 Parc du Futuroscope,遊玩了一整天。

今早聽香港電台的晨早新聞天地,知道深圳剛與「未來樂園」簽約,於西麗建設高科技的主題樂園,二零零八年建成。我便連上明報網站看相關報道,卻沒想過「未來樂園」與「迪士尼樂園」齊名。嘩!我覺得 Parc du Futuroscope 好好玩喎!有很多 show control 和 automation,都是讀演藝的那段時間開始接觸然後迷上的。

有點心癢癢,法園太遠,二零零八年又太久,應該先去迪士尼嗎?

Come and join me to share the precious moment!

我的網上相簿
http://www.flickr.com/people/sheta/

01歐遊分冊
http://www.flickr.com/photos/sheta/sets/225086/

未來樂園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sheta/archives/date-taken/2001/09/08/

未來樂園網站
http://www.futuroscope.com/